打印 魔刀现,六圣出

魔刀现,六圣出

 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一三八八年)二月,雪山圣域。
  “竖子尔敢!”
  一道如若惊雷般的声音,凭空出现。
  魔刀老祖绿涯,两年前在大漠游历时得到了一本名为《血海魔刀录》的刀法秘籍,照此秘籍修炼了三个月,便成了圣域的第一高手。
  他自知此功法是邪魔道的功法,但随着修炼的深入,竟不可自拔,终于在这次不可控制的发狂之后,杀了同门弟子三十七人,其中不乏平时与他关系极好的师兄弟;
  此事终于震动了闭关的圣域主人,那道如惊雷般的声音,便是当代圣域之主,凌云子所发出。本来凌云子深得本门真传,涵养功夫早已登峰造极,说话更是温润尔雅,与人红脸的次数极少,更何况如这般骂将出来,那便是动了真怒了。
  绿涯此时站在圣域演武场,目光呆滞,听到了凌云子的声音后,缓缓抬头看了看周围,而周围除了被他杀死的师兄弟,并无一人。
  天池方向忽的一道身影,几个起落间,便到了演武场,站在了绿涯的对面。
  “绿涯,为何?“
  这道身影,便是圣域之主凌云子了。这半年多来一直在天池闭关,潜心修炼圣域古谱记载的无上神功,最近终有小成,却听闻绿涯走入魔道,心境竟也不稳起来。
  “你本是我圣域第一高手,圣域武学难道还比不过那邪魔歪道不成?”凌云子一边痛心疾首的说着,一边暗运神功,一是防备绿涯再次发狂,再者也是不忍看众多弟子白白丧命。
  凌云子终究眼力非凡,只一眼,便看出绿涯修行的乃是魔道功法。
  绿涯似乎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跪倒在地,低着头,嗫嚅的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练了这功法以后每日不见人血总觉得要快要涨**了一般难受。我不想练的,我也不想**的...”
  凌云子功力通玄,耳力自然也不弱,这般小声的话也听得清清楚楚,待听清楚以后,便明白了整件事的大概,心下暗道:绿涯师弟似乎也不是故意的,果然是练了劳什子的邪功才导致了他性情大变吗?
  想到这时,凌云子脸色稍稍缓和,说的:“把这身修为散了,明日起,去天池闭关,圣域所有武学,你都可以从头修习。”
  绿涯听完这话,伏地嚎啕大哭起来。

  ————————————————
  明洪武二十一年九月
  重阳节
  已在天池闭关半年余的绿涯,突然出现在圣域旧址灵鹫宫中,打伤了玄天部与钧天部众多子弟,从钧天部抢走一把神兵,下山绝尘而去。
  凌云子听闻此事之后,连说三声好,每说一个好,便吐一口血。
  同月,江湖上出现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刀老祖,雪山圣域闭门百年,百年之内再无圣域弟子行走江湖。

  ————————————————

  明洪武二十一年腊月
  华山
  魔刀老祖绿涯手持一把绿油油的鬼头大刀,正谨慎的盯着对面负剑而立的九宫真人。
  适才魔刀老祖同林天南大战一场,只拆到三百余招,林天南将家传武学练到极致,却依然没能胜过魔刀老祖一柄大刀,这魔刀老祖是使刀的高手,手中刀法迭出不穷,直逼得林天南一把长剑使出了数十种兵器路数,最终一招落败。而九宫真人仗着九宫剑法配合九宫步,与圆鉴大师见招拆招,竟斗了个不相上下。圆鉴大师身怀七十二绝技的二十二技,一一使将出来,端的是神威赫赫,无奈最后棋差一招,斗到五百招**外,圆鉴大师的袈裟伏魔功,终究是因为袈裟不是神兵,两只袖子被九宫剑削的蝴蝶一般上下翻飞,继而输给了九宫真人。其实二人即便再斗下去,圆鉴大师招数有限,终究会被那不拘于剑招,而只执着于寻找武功招式弱点的九宫剑剑意**,进而落败,但那至少是千招**外了。
  此时,则到了魔刀老祖与九宫真人的比式;
  两人相距数仗,此时正是寒冬腊月,而魔刀老祖擦了下微微出汗的额头,想是之前与林天南的比式中亦用了全力的缘故,虽休息了半个时辰,却仍未平复;与此相对而立的九宫真人,微微侧了一下剑身,抖去剑上几朵雪花,便不再动了,似乎与圆鉴大师的比拼并未尽全力。九宫真人同样休息了半个时辰,却占了功法便宜,调息的极快。
  过了半晌,只见魔刀老祖身形不动,周边飘落的雪花却忽的停滞在半空,片刻间,雪花兀的横向飞出,这乃是魔刀老祖以内力化劲,将雪花均当**暗器,以类似漫天花雨的手法,齐齐射向了九宫真人。
  十数丈外的林天南等人看到魔刀老祖这等内力化劲的手段,均倒吸一口凉气,黑白子生性乖张,也不忌讳,**口道:”原以为这魔头刀法出神入化,内力定然跟不上刀法的修行,没想到这厮内功境界竟不比他的刀法逊色分毫!”
  再看那九宫真人,左手捏着剑决,右手长剑当胸横放,口中轻吐:“破!”,一道无形气劲,以九宫真人为中心,向四周荡**,那原本如利箭一般射向他的雪花,竟齐齐的停在了半空。魔刀老祖心下微惊,却也不慌乱,将内力注入刀中,一瞬间,那绿油油的鬼头大刀,竟是又大了几分!在场众人齐齐惊叹:“竟是刀芒!”
  原来,魔刀老祖手中大刀变大几分乃是刀芒所致,何为刀芒,就是以内力注入兵器,借兵器之锋,将内力凝成实质,远看起来,就像变大了几分的鬼头大刀。
  说来时长,其实也就片刻之间,魔刀老祖的刀刚凝出刀芒,就见九宫真人只将周身飘在半空中的雪花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向魔刀老祖激射过去。魔刀老祖也不慌张,摆了一个藏刀式,只将刀背**入怀里;待到雪花飞至魔刀老祖身前一丈处,忽的不见了。紧接着,九宫真人闻到了一股腥臭,霎时头晕目眩,连忙浅运神功,定住心神,用真气将这股恶臭隔离在身前三尺**外。在场众人这时也闻到了这股恶臭,纷纷运功将这股恶臭隔**,黑白子**口道:“**的,也没见这老魔头什么时候下的毒,怎么都飘到我们这里了。”
  魔刀老祖这时也**口说道:“牛鼻子,我看你接不接的下我手中魔刀!”言罢,使了一招似横扫千军,又似未曾学过武的小**拿着刀乱耍,但是威力无穷,所过之处连飘落的雪花都被魔刀带起的劲风隔离在了一刀之外!
  九宫真人看到这样的招式,不禁的皱了皱眉头,他离魔刀老祖不过三丈有余,眼瞅着对手的刀就要到身前了,他想躲,但是却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刀,躲也无处躲,藏也无处藏,正待后退,却又闻到了那股恶臭,好在他灵台清明,心神未乱,虽已闻到却并未被影响,立刻运功站住,放弃了躲**的打算。
  说时迟,那时快,突见九宫真人暴起身形,竟笔直的朝着魔刀老祖冲了过去,魔刀老祖脸色大变,一刀挥了过去,但见九宫真人一低头,躲了过去,速度不减,一个呼吸间,就到了魔刀老祖的身边,一剑刺向其左肩“云门**”,魔刀老祖顺势**刀,横刀一挡,坎坎躲过了这致命一击,但剑上传来的力道,将魔刀老祖击的腾腾腾后退几步,借着这股力,魔刀老祖又使了一招舍神弃佛,这一招旋刀**劲,内劲横扫,九宫真人眼看劲气直奔面门而来,纵身斜跨,猫腰弹腿,一剑刺向魔刀老祖的肋部“章门**”,魔刀老祖旋刀格挡,哪想九宫真人这剑乃是虚晃一招,手腕连动,一剑瞬间变九剑,九剑皆笼盖他周身九大要**,魔刀老祖凝神静气,竟不管不顾的斜刀一撩,那魔刀自下而上,直奔九宫真人胸前而去,显是要拼个两败俱伤!
  端的是霸道异常!
  九宫真人的九宫剑法本就虚实结合,变招奇多,此时内劲充沛,更是比之往日快了三分,**剑横挡于身前,他身子还在半空,魔刀老祖这一刀砍在九宫真人的剑上,并未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一股无形气劲四散**来,而九宫真人借着这股魔刀传来的力,身子在空中横移三尺,只一抬手,霎时一道寒光斜刺里直奔魔刀老祖咽喉而去。
  黑白子惊愕的说道:“九宫剑法竟如此变化莫测!在这等关头仍能出招!”
  其实,九宫剑法本来以变幻莫测和招式繁杂见长,汉代徐岳的《术数记遗》中记载:“九宫算,五行参数,犹如循环。”而九宫剑法的要旨,也正是这句话,看似一共九九八十一招剑招,但如同算数,一与九和;二与八和;以此类推,如此使将下来,剑招好似无穷无尽,却又次曾相识,与当年张三丰真人所创太极剑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九宫剑法杀招颇少,变幻莫测却不能杀伤敌人,颇有些不尽人意,而九宫真人年轻时候有奇遇,在龙虎山中误打误撞的进了天师教,以九宫真人的本事,自是在天师教中创出一番不小的名堂,而后为天师教当代天师张正常亲自所传得正一教道经,名曰《正一经》,此道经乃是正统道藏,修神养元,乃是道家至高无上的内功。
5.3K

TOP

  张天师有两子,大哥张宇初,一身神功已得张天师八分真传,二哥张宇清,善使兵刃,一手独孤九剑出神入化。此二人与九宫真人乃是结拜兄弟,九宫真人下山之时,二人一同传授了九宫真人一路掌法,一套剑法。掌法名曰天雷掌法,剑法名曰独孤九剑。
  九宫真人沉吟剑法几十年,天赋又奇高,这独孤九剑竟让他给融进了九宫剑法之中,一来变幻莫测,二来杀招叠出,几可谓天下第一等的剑法。
  书归正传
  这一剑来的突兀,魔刀老祖不及细想,向后一仰,使了个铁板桥,脚下一错步,向斜后方窜了出去。九宫真人一剑不中,待要再刺,却见一柄散发着恶臭的大刀兜头就砍,脚下连踏九宫步,左突右闪,一连一十五招,竟都没找到出剑还手的机会!
  这一幕震惊了黑白子等人,林天南暗暗自嘲:“这二人武功如此高强,我竟还妄想与他们争夺天下第一,实在可笑。那魔刀老祖绿涯在九宫这等神妙的剑法之下,竟然还能在招式上不落下风!是了,刚才与我交手的时候这套刀法他并未使出,若是使将出来,我怕是连五十招都撑不过去,想来这套刀法消耗颇大。直到此刻才用了出来。唉,我连让人家使出看家本领的本事都没有,这当真是天壤之别了。”
  其余人等看到如此玄奥的刀法,也都暗暗与之自己比较一番,结果均摇头苦笑。
  圆鉴大师**口道:“九宫这套九宫剑法,当真是玄奥无比,绿涯这套刀法虽精妙无双,却在九宫剑下竟伤不到九宫分毫。”
  郭伽与黑白子纷纷点头,林天南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中斗来斗去的二人。
  这时两人已拆到两百招**外了,魔刀老祖招招拼命,走的刚猛又迅捷的路子,九宫真人初时看似只有招架之功,待到这两百招已过,已能在十招之间递出三四招还击了,而九宫剑法本暗含了独孤九剑的精髓,破刀式遇强则强,与绿涯拆到三百余招,终于找到了刀法中的一个缺陷,但绿涯出刀太快,一闪即逝,九宫真人总是想破招,却也只能等待时机,仗着破刀式见招拆招。待两人又拆了二百余招,九宫真人已对绿涯这套刀法烂熟于心,而绿涯则是越斗越心惊,**着这套刀法他与人动手从未出过三十招,而此时与九宫真人已斗了五百招**外了,心下暗叹,中原武林当真是能人辈出。九宫真人在又遇到了这个刀法缺陷的时候,终于看准时机,出手如电,一剑刺在了绿涯的左腿的伏兔**。绿涯怪叫一声,闪身退出战团,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大腿不住的倒抽冷气。
  “想不到,我这六路血魔刀,将我毕生所学注入其中,又有前辈高人的刀法精髓,纵横西域无敌手,竟是败在你这臭道士手中。”魔刀老祖坐在地上,苦笑着说,“那边几位怕是在我这刀法下,最多撑不过二百招就要命丧我这‘绿波香露刀’下了。”
  绿波香露刀,乃是前朝灵鹫宫一位岛主遗留兵器,此刀锋锐尚在其次,刀身喂毒,通体碧光闪闪,恶臭逼人,却偏要叫什么“香露刀”,可真有趣。此刀毒性极烈,即使是持刀人,如果手上不擦解药,受到毒气熏蒸,照样会中毒。
  在场众人除了黑白子,涵养功夫都不错,也没与魔刀老祖计较,只有黑白子,破口大骂:“我呸!你这老魔头,莫把自己当棵葱了!来来来,现在再跟你黑爷大战三百回合!”
  魔刀老祖倒也未与黑白子计较,与九宫真人说道:“怪我急功近利,若是十几套刀**番使出,你我怕是至少也要斗上个三天三夜了,这场我输得不冤,罢了,天下第一谁爱当谁当吧!”
  说罢,魔刀老祖起身就要走,但是刚走了两步,大腿血流如注,又跪倒在了地上。本来,血魔刀对他的消耗颇大,刀招全走大**大合的路子,寻常武功大**大合的刚猛路子速度必然不太迅捷和灵敏,而血魔刀却不仅路数刚猛,速度还甚是迅捷,不然又怎么跟得上九宫真人的九宫剑法呢。
  这时候的绿涯体力内力几乎耗尽,一是力竭,二是大腿受了伤,虽不致命,却不能行走自如了。
  最后还是郭伽心善,用独门金疮药给他止了血,林天南心中也不落忍,又给了他一匹马,他也未道谢,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九宫真人看魔刀老祖终于走了,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黑白子看到九宫真人的狼狈模样,哈哈大笑。
  原来,九宫真人也早已力竭,只是仗着一股真气撑着,刚才那一战,也着实耗费了九宫真人不少精力内力。
  林天南上前扶起九宫真人,与圆鉴对视一眼,圆鉴**口道:“那现在,又到我们了,九宫你且先歇息。”

  ————————————————

  六人一共比了七天七夜,除绿涯外,其余五人又各自精疲力尽的下山去了。
  至此,武林中诞生了六大当世高手,人称六圣。除了追求至邪境界的魔刀老祖绿涯和亦正亦邪、玩世不恭的暗器高手黑白子外,其余四人皆随萧鸿万远赴漠北暗杀过名将王保保,彼此情同手足。九宫剑客出自九宫山,内功剑术天下第一。神僧玄鉴一人独习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二十二技,是少林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名将郭伽精通兵法布阵,更曾得高人指点精妙无双的点**功。而出身武林名门的世家高手林天南则凭着天下第四的武功和无可比拟的领导才华被众人推举为武林盟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