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亡

【茗剑阁·文渊楼】亡


都说穷人家的**早当家,但也得看条件。我嚼着草根百无聊赖地听着眼前这个里长老头念叨。我连家都没了,谈什么不偷个苞米的,哦,不对还是有家的——改嫁的母亲大人只会唯唯诺诺得听后爹的话,连后爹拿着拇指粗细的木棒打她的亲生儿子都拦不住,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随意地唔唔唔几声,就跳下篱笆跑**了。身后传来里长叹气的声音,我脚下没停,撒丫子往树林子跑去拣点什么的来饱肚。
或许一**始我是会觉得难堪的,我手下不停的把酢浆草塞嘴里,一边用我那个后爹说的蠢脑子想着这些事儿。我不想死,可是后爹不肯给我吃饭,我能不去别人家顺点吃的么,米糠豆渣哪样儿没吃过?正想着,胃又绞起来,一阵酸水涌了上来。哎,可不是蠢脑子么,肚子饿着还吃这么些酸物,不是讨饿么。可是看着手里攥着的酢浆草,又不舍得就这么扔了。
回到家去,毫不意外得又得了一顿打。“你这混子就是存心躲懒,不下地是吧,家里喂你还不如喂鸡吃还会下蛋。还敢去偷别人家的东西,落我家面子是吧!看不我不打死你?”如雨般的棍子落在身上,我抱着头一边躲闪着,只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抬头略看看母亲,却只是在一边抹着眼泪,缩在一边看着。咬了咬牙,终于是忍不下去了,猛地往外头窜了出去,只要到了外头,那好面子的后爹就会停下手了。卯着一股劲跑了一段路,却再也怎么挪不动了,一骨碌倒在路边的老榕树,大口大口地喘气。好半天才能略微翻个身,摸摸身后的伤,痛得我直抽气。看着远处后爹家紧闭的院门,我想了想,打算不待下去了,反正有家没家都差不多,还不如自己去刨食。我抹了一把鼻子,强撑起身子,一斜一拐得到我发现的秘密所在走去,打算把那些趁着老爹下葬时藏起来的东西挖出来,带着进城去。
或许是我想得太过美好,等我一路**吃着路边的野果子野菜等到了城里后,发现一切的美好只是小孩的想象罢了。刚刚来到县城就差点被**地痞把东西抢了去,还好他们发现是一堆旧衣服就把东西摔在地上,对我拳打脚踢了一阵就一哄而散了。寻了些小工,却被人嫌弃没力气就赶了出来。后来到是去一个手受伤的穷秀才那里**了书童,但是也**不长久,因为秀才自己都养不活他自己,唯一的**获就是认了些字,能明白以前在秘密处发现的一页字而已。就这么晃荡了一个月,跟着那些欺负人的乞丐讨吃食,实在有上顿没下顿。我决定去投**那些**地痞,反正我也是破罐子破摔了。随着我把那残页的轻功练起来,我就**始跟他们干起小偷小摸的事情来,起初还要给老大交一大半的**成,后来随着身体养好,我可以打过那个所谓老大,偷的东西也更多了。再也不满足偷了这么些小玩意儿,我把主意打到了富人家的头上,反正他们多的是不义之财,少了也不会发觉。于是渐渐县城里传出了有飞天大盗出没的言语,更是让我骄傲万分。直到有一天,我照常领着一个得力小弟带着工具落入一家富户的院子里,偷了东西**进囊里正准备翻出去,却迎面来了个黑影,我下意识地把手里的刀送了出去,而身旁的小弟更是一把捂住那黑影的嘴。我有点恍惚,把手上的刀拔了出来,看着小弟松**手,那黑影慢慢地往后倒下,惨白的月光把那丫鬟装扮的女子不瞑目的脸映得一片狰狞。
这是**了那么多票以来第一次杀了人。连着好几夜那女子的脸都进入梦中,夜夜梦魇。再一次惊醒,我捂着满是汗水的额头,起身数了数匣子里的银票。打算再跟小弟们再干一票大的就金盆洗手了。
那一夜,夜色漆黑,连月亮都没有出来。我想也好,若是有月光,我定会想起那日的场景。我指挥着小弟小心翼翼摸进镖局,贴着墙角**近据说存放了贵重镖物的地方,却不曾想,前面探路的小弟刚刚踏上存放的房间的门槛,就有火把亮了起来,整个院子映得通火光明“竟有人敢来劫长风镖局押得镖?!我定叫你们这些贼子有来无回!”说着便看见一批穿着杏黄衫子的人向我们杀将过来,我回身就想跑**,却被几个人袭来,我吃力地应对着,一边往门外逃,可惜哪有那么容易。
渐渐觉得身子愈来愈冷,源源不断的血从伤口处流出去。手中的剑被一个人挑落,发黑的眼前,最后只看见一个穿着黄衫子的跟那丫鬟长着一样的脸的女子用****我的胸口。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5.3K
倾城酒,为你醉。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