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竹外桃花

【茗剑阁•文渊楼】竹外桃花










暮夏的傍晚
曲折绵延的古道,夕阳的余晖,策马疾驰的少年。
这一人一景,看在过路人的眼里,便也有了仗剑横行,浪迹天涯的感慨。那骑马少年的衣服很新,质地考究,靴子和剑鞘却是旧的。旧的靴子穿起来舒服,旧的剑鞘不至于伤到宝剑的剑锋。他的剑不像别人那样**在马鞍上,而是斜背在身后。他不但是一个很懂得穿戴的人,也是一个很会用剑的人。


骏马嘶鸣,转眼就到了眼前,那少年翻身下马,亲昵的摸了摸马头,任由马儿去不远的小溪边喝水。一路赶来这江南古镇,车马颠簸,他也许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吃上一块饼。直到看见不远处树下的人影,他知道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终于找到你了)


独邀月最爱的兵器也是剑。他的剑并不名贵,剑鞘上也没有镶嵌很名贵的饰物。此刻,他刚从镇上的醉仙楼吃饱喝足,躺在树荫下**不知名的梦。他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喜欢吃最辣的菜,喝最醇的酒,骑最快的马,住最好的店。用他的话说,人在江湖,本就已经是不容易的****,如果不对自己好一点,有朝一日,成了他人的剑下亡魂,怕是心有不甘。只不过,行走江湖这么久,倒有不少独行巨盗,山林强人授首在他的剑下。他的武功虽然很不错,但是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特别有好奇心。好奇心让他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认识了很多不该认识的人。


不该知道的事情,喝了三斤陈酿便可以忘得一干二净,不该认识的人,又该怎么忘记呢?


那骑**少年仿佛怕惊醒了树下的人,拿捏着脚步,缓缓走近。


夏日的风,来的快,去的也快,给人飒爽的感觉。还没等骑马少年**近,那树下的人影翻了个身,接着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而后朗声道:


“ 阁下可是华山弟子,既然来了何必偷偷摸摸的**近,有话直说便是。”


那少年遭人挑了理,面上微微一红。抱拳说道:


“适才见到前辈睡意正浓,不敢妄自打扰,没想到还是惊扰了前辈的清梦,晚辈给您赔礼了。”


那树下的人影,慢吞吞的站起身,抖了抖落在身上的尘土,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道:


“不是因为你的脚步声,刚才那一缕晚风是从镇上的方向吹来的。我嗅到了镇上烧羊肉的味道。这道菜,可是限时**啊,既然让我遇见了,怎么能够错过.”


说话间,人已经走出了树荫。白色的飞鱼服,在落日下微微显现**白色的光晕。他的身材并不高,样貌也并不十分俊俏,但是看上去给人诚实,可以信任的感觉。他的背上也背着一把剑,剑的样式很古拙,看上去平淡无奇。最特别的是,他的剑鞘是竹子**的,上边有点点斑驳的印记。


——湘妃剑套


骑马少年,看到这剑套,脸上的神情越发恭敬了。“敢问阁下,一定就是“潇湘剑客”独邀月大侠了。”


“独邀月是没错的,大侠两个字可是无从谈起了。不知道这位华山派的小兄弟找我有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九月初九,鄙派的华山论剑想请独邀月大侠参加。师傅特意修书一封,让我将活动的名帖与信件交给大侠。”


说罢,骑马少年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将东西双手递送过去。


夏日的晚风,再一次吹过,树叶沙沙的响,仿佛情人夜半温柔的呢喃
风,带来阵阵恬淡的香气,那是比烧羊肉更加诱人,更加熟悉的味道。
风,卷起了骑马少年额前的发,独邀月终于看清了那少年的相貌。
风,停了


那少年的剑锋也到了


五年前,当沈冰情第一次遇见独邀月的时候,她也是用同样的剑法的。那是她第一次参加华山论剑。淡粉色的衣衫,精致的脸颊,还有那若隐若无的桃花的香气。她的人很美,是一种小巧的,我见犹怜的秀美。特别是最后一招,独邀月击飞她手中长剑的那一刻。他能看见沈冰情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她咬着下唇,倔强的像个**。比武,他赢了。但是在那之后的三年时间里。他却输给了她,输的一败涂地,他的心中时常会浮现她的样子,一次比一次真实,一次比一次渴望。


直到刚才,那淡淡的风带来淡淡桃花的气息,以及映入眼中那魂牵梦绕的精致的脸,当然,还有比这些更要命的,是那一道银河落九天般的剑气。


最美丽的幸福往往和最可怕的危险同时来临,人生又岂非这样。


剑锋当然没有刺入身体,独邀月的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那一把潇湘剑。剑并没有出鞘,沈冰情的那一剑便是刺在了剑鞘之上。


“托,托托,托,托托托”


金属与竹子相交的声音有些低沉。终于,独邀月**了个破绽,而后纵身一跃,跳到的沈冰情的身后。剑光回荡,身后却没有独邀月的影子。终于,沈冰情看清身形,依**身体的柔韧,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前刺去。这一剑,终于没有刺偏,只是无法伤人。独邀月不知何时已经夺走她身后的剑鞘。而这一剑,也正是刺入了自己的剑鞘之中。


“我回去苦练了三年,就是不想像上次一样,输的那么惨,现在看来还是赢不了你。”


三年过去了,她的性格还是这么要强,几乎一点都没变。


“你我二人以武会友,既然已经是朋友,又何必太在意输赢胜负。行走江湖,多个兴趣相投的知己,岂非比胜负输赢来的更有意义。”


见沈冰情似乎仍心有不甘,独邀月随即说道:


“姑娘远道而来,这份盛情无以为报。只是那一道烧羊肉,错过了便真是太可惜。不如由我**东,我二人一同去尝尝王厨子的手艺,不知道姑娘意下如何?”


对于美食,有的时候总是比输赢更有诱惑力,特别是对女**而言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蒿尾遍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虽然此处没有河豚,邀月大侠中意的烧羊肉恐怕也是不错的。不过阁下武艺高强,酒量却不知如何?”


独邀月这一次真的醉了,跟女**喝酒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如果遇到了酒量还可以的女**那更是错上加错。也许,早在三年前相遇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醉了,醉的那么深就连自己都没有发现。酒楼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对于周围的一切,独邀月都感觉不到了。此时此刻桌上的菜,桌旁的剑,桌边的人构成了他的最可宝贵的一切。






5.3K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