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我的九阴小说,只为心中的那个江湖。 一

我的九阴小说,只为心中的那个江湖。 一

第一章 韩家惨案
锡山韩家
正值阳春三月的韩宅静静的坐落于苏州太湖西北侧的栖仙峰脚下,三面环山,府中流水是个不可多得的洞天福地。金**的琉璃瓦已有些许褪色,白色的墙壁上斑驳着岁月的痕迹,门口矗立着十丈有余的牌坊,上面刻着韩府二字,牌坊后便是一座石桥,韩府大门便在这石桥的尽头,门口两具石狮更是显得此宅的庄严与威武,只看大门便可见韩府号称百年底蕴绝不是侃侃而谈,殊不知这只是韩府的冰山一角。
傍晚才去,韩府伴着微微的清风已然入夜,初春的夜晚显得安静而又凉爽,草丛中的蟋蟀躲在不远处低吟着,布谷鸟的叫声忽近忽远。夜晚,安静而又祥和。但是这百年底蕴的府邸今夜却大门紧闭,府中人人脸上无不表现出惶恐不安,园中众数家丁手握**大刀,表情严肃,大门后的青石板路两旁站着数十名家丁,举着火把一言不发,火把上燃烧的松油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会客厅中韩家家主韩正阳正襟危坐于大堂之上双眼紧闭双手青筋暴露紧紧抓住太师椅的两侧,整个院子灯火通明一副如临大敌的气氛。不为别的只为那支放在桌上的嗜血阎王镖。
这正是这几年新崛起江湖的剑客赵子亟标志性物件。
三年前武林之中突然出现一个剑客,使得一手杀手客栈失传已久的江湖绝学七式无相剑法,纵横江湖。但也奇怪此人虽是杀手但是杀的尽是江湖之恶人,一方之恶霸。没人知道其中的内情,只知道这剑客会提前十二个时辰用内力打出一支飞镖于目标的大门之上,之后便是无情的杀戮,所以人们将这支生铁锻造通体黝黑的飞镖称之为:嗜血阎王镖。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这岂不是提前告知,难道不怕别人逃跑或是有所准备被人反杀?没人知道!反而**到这嗜血阎王镖的主儿个个都没能活命。此人便是江湖剑客赵子亟。赵子亟是狂妄自大?还是实力不凡?
韩府中。
老爷,都快四更了,就我们这个天罗地网那赵子亟怕是不敢来了。说话的是韩府一高手名叫胡不四。
哼,我韩家少说也有将近百年的底蕴,当年元人都没能把我们怎么样,就凭这赵子亟一人,来了一剑斩了便是,无妨无妨。姚义说罢,便又拿起右边的茶杯咕噜又是一大口。
会客厅便再一次的沉静下来,如真有姚义说的那般容易也不至于今日之局面。
管家曹泰固上前一步说道:常熟一代臭名昭著的毛坞玗周冬禅直接被赵子亟一剑穿喉,甚至都没有出一招便被击杀,嘉兴赤犊山百余山贼围攻之中硬是取下山贼大王的头颅,并且全身而退。如此战绩不可谓不强,岂会如姚大师说的那般不堪。
我韩家又岂是那些山贼等江湖宵小能比拟的,曹管家你不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姚义反驳道。
够了,不要再说了,韩正阳睁**眼睛怒吼道!
爹,我们韩家不是暗中支持···
我说够了,没听到我的话吗?
二公子韩似洋刚想说话便被韩正阳打断。
韩正阳缓缓站起来,眼睛中布满了血丝,看来自从昨日**到“嗜血阎王镖”之后就没有真正的平静片刻。藏青色的长袍呼呼作响,头上银白的头发从脸颊两侧垂下,脸上布满了倦容,仿佛就这两日光景额头上的皱纹便也深了许多。
韩正阳径直走到会客厅中央,头也不抬的说道:阁下既然光临我韩府,那便是我韩家的客人,不如从屋顶下来,待老夫沏茶一壶,以表地主之谊。
韩老爷不愧是韩家之主,好听力。屋顶传来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不用想这话便是那藏匿之人所说。
这时从会客厅外缓缓走进一人,此人身高约六尺,暗红色的衣服,背部斜背着一把墨青色的单剑,裹着布条的剑柄位于右肩之上,上面还有点点血污,面部裹着一张黑色的面巾,只露出一双寒气逼人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韩正阳。
原本安静的会客厅顿时炸了锅,数十名手持刀剑的韩家武者将其围住,神情紧张,似乎大战即将一触即发。但却没一人胆敢上前。
大家似乎都在等待韩老爷的命令,然后群起而攻之,围杀此人。又或者在顾忌着什么。

蒙面人却对周围的这一切置若罔闻,目光任然盯着韩正阳一动不动,说道:韩家的待客之道果然不一般,说罢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微微的点头。

你便是韩家之主,韩正阳?

不等韩正阳回答,旁边的姚义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家主的名讳岂是你能直接叫的?
哦?那我应该叫什么?
韩老爷呗!
或许以前在我不知道韩家的所作所为的时候我会这样称呼!
韩正阳摆摆手意识姚义退下。
在下,正是韩正阳,不知阁下口中的所作所为,均为何事?
老夫向来与人为善,在苏州城中的名声自问也颇为较好。
是吗?韩老爷?蒙面人终于说出韩老爷三个字,但却带着质问的语气。
不知韩似锦是否是你家公子?
韩正阳脸色微变但又马上镇定下来,韩家一向光明磊落,但是唯独这个韩似锦仗着韩正阳的溺爱,为非作歹,惹是生非。
韩正阳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不知阁下是何人,犬子又何处冒犯阁下?如有得罪我定会狠狠的责罚,如是误会那也一笑泯恩仇,就此揭过。其实韩正阳此时已经猜出此人来历,但是任然抱有一丝侥幸的问道。
韩正阳的变化怎能逃得过蒙面人的眼睛,由此便又印证了一些事实。
在下,赵子亟!
5.3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