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侠骨丹心 朋友间玩的帖子4

侠骨丹心 朋友间玩的帖子4

偷狗贼最古老的三大职业之一 流派众多可归类为四大流派 摸狗门 御狗门 而剩余两派隐藏更深 四派各有所长 其中摸狗 御狗两门头领 分别为摸狗校卫和御狗术士
  
  江苏一带 城池依山而建 溪流运河贯穿其间 山水重叠 院落深深 一点青苔蔓延 尽显百年古城的沧桑底蕴 繁华处灯火辉煌 贫寒处也有月辉相伴 断壁残垣 破碎不堪的泥塑神像 一座座随意倒在草丛泥地里 恰是一座庙门倾塌道家小庙
  
  庙内篝火随风摇曳 晃晃荡荡 但始终不曾暗淡 少年盘膝坐于一旁 黑衣长衫 脸颊宽厚高鼻薄唇眼大如豆 另有异样的韵味 夜寒露重 少年折身而起 双脚离地寸余 竟是步步踏天 行走于尘烟之上 状若闲庭信步 又转瞬即逝缩地成寸
  
  城下灯火红尘锦绣 暗处绿树掩影少年藏身其间 富户养犬注视黑暗 黑暗何尝不是注视着你 鸦雀无声养犬已然消失不见 宛如天上的明月 你尚未看清 月华就已洒在身上 清晨到来 城里多了一丝寂静 少了一丝喧闹 失狗数十
  
  少年背负双手惆怅地望着远方踏上归途 玉带桥上青石铺路很是整齐 数位稚童相约游玩 扎着冲天小辫紧跟其后的姑娘更显年幼 恰巧是走得急 哗啦一声 栽倒在地 鼻子皱了皱嘴巴齐扁 眼看就要哭出声来 一只大白狗簇拥到小姑娘身边 而后跟着位少女娉娉婷婷跪坐一旁 轻轻抚摸着小姑娘 的脑袋 声如溪水清流 打趣道 小丫你偷偷出来玩 回去免不了一顿打了 小姑娘这时反而不觉疼痛了 双手叉腰站起 我小丫才不畏藤条折腰 说着又跑上去与伙伴们打闹了
  
  少女素衣白裙 明眸皓齿 黑发柔顺披肩 几缕发丝俏皮垂下 明艳夺目 却才发现 少年注视着她 红霞上脸 许久才展颜一笑 轻声呢喃 你也喜欢小狗吗 口音软糯带有南方的味道 少年问非所答 耿直道 我叫李大米 少女觉得有趣 掩嘴轻笑 指着大白狗眨眼道 它叫妞妞 而我叫麦麦
  
  拐出热闹的街道 穿过相对清静的巷子 沿着湖畔 杨柳依依的幽静小径并肩步行 偏似秋水粘了醉意 桃花郁郁 尚无桃果 精怪古灵的大白狗妞妞 大口吃着花瓣 麦麦装作生气 气呼呼教训着 妞妞嘴上是哼哼哈哈 可花瓣是照吃不误 少女有些惋惜 再过些时日 桃花该没有了吧 李大米一把摘下桃种 我帮你种 我住在城外破庙 桃花种好了 我带你过去 面前少女 浅笑依然 俏美生辉
  
  寺庙依然是那般残破不堪 李大米随手将花种轻抛入顶 纷纷扰扰莫名有些心绪不宁 层云堆积 乌云笼罩了整个上空 但雨点始终没有落下 黑沉沉如压心头 只能一直悬着那颗心 黑夜来临如水中泼墨 小庙外传来急躁凌乱的脚步声 来的是少女麦麦 白狗妞妞被偷了
  
  对此 少年李大米隐约有了一些猜测 方圆十里的偷狗生意已然被自己所垄断 来者只能是外乡人 而才入黑狗就被偷了 必定是箇中高手 带着麦麦就往出城方向赶去 
  
  山岗密林 安静得让人头皮发麻 全然不是熟系的环境 前方 一盏琉璃灯 随风摇曳 让四周光暗不断变幻而提着它的曼妙妇人更是诡异 李大米拦下妇人 斟酌了下话语 摸狗有道 御狗有术 御狗术士 远道而来 何以教我 曼妙妇人全身龟裂 露出原貌 瘦骨嶙峋 宛若枯木 声音沙哑 一字一顿说道 摸狗校卫 你又是如何发现我的 李大米没好气道 寻常女子见到我如此俊俏的美男子 还能移kai视线那必定是有诈 小狗今天你是带不走了
  
  御狗术士 嘴角抽搐了一下 两手各结印法 一手刀气刚硬难损 一手剑罡锋利难挡 划着奇异的轨迹向大米激射而去 大米后发先至 凭空御使铜令 令上刻着符文 大虾 雄鸡 更占一面 栩栩如生 虚空连拍八下 正式摸狗门的虾 鸡 八 打 强烈煞气碰撞 四周树木破碎碳化 支离腐朽 大米唯恐麦麦受到波及 缩地成寸 划破虚空 术士尚未察觉 大米杀招已至 右掌抬起 翻天盖下 招式古朴 气势庄严 笼罩天地 正是摸狗门压箱底的绝技之一 怒摸狗头 御狗术士 张了张嘴 想说些什么 但怎么也说不出口 双目凝固着不甘和不敢置信 双腿一软缓缓倒地
  
  少女麦麦怀抱着晕眩过去的白狗妞妞 大体无碍 大米依着灌木喘息 强行逆转真气推动内功导致经脉撕裂 根本不得动弹了 这时鸡啼鸣叫 悬着那颗心总是放下了 偷狗门规矩 鸡鸣不偷狗
  
  顶上铅云总算散kai 细雨绵绵 落入了某户人家 也落入破庙的屋顶 屋上无檐偏又kai出了花
  
[ 本帖最后由 稻花花 于 2018-10-29 13:13 编辑 ]
5.3K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