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出品九阴玩家电子期刊《茗剑》(更新第七期)

又见桃花

作者:电信一区桃花岛  容华暮冰
一种相思,两心放,三生石上缘。
冬天快结束的时候,彧说他要去长安。
“待我功成名就,定然让你风光大嫁。”
逐香轻轻拉下彧起誓的手,“若是你,只得一张红帕子我便嫁;若不是你,便是大唐的皇帝抬了十六人的大轿,我亦不走。”
彧说,男儿求取功名自是应当。他不想让人看轻了自己,亦看轻了逐香。
“那你陪我去女儿看桃花。”
彧说,“好,都听你的。”
彧走之后,便再没回来。
逐香看腻女儿村的桃花,决定也去长安。
她从傲来到东海湾过建邺,穿过江南野外来到长安。
东海湾的海浪滔滔、建邺城的安静祥和、江南野外的小桥流水、长安城的气势磅礴,逐香走得很慢,一路看风景。
虽然没有彧在身侧,虽然没有桃花,可这些都是彧看过的风景,看他看过的风景,亦是好的。
夜夜断愁肠,空惆怅,是我泪潸潸。
长安城很大,彧不是达官显贵,亦非贵胄子弟、更无功名。
凭借一个名字在长安找人,说难不难,若有关系疏通查看户部名册,简单至极;可说易并不易,如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女子,人海茫茫,何处寻他。
逐香记得,彧走前说过会带她去长安看桃花。
逐香同长安朱雀大街包子铺的小二打听,“小哥,长安城哪儿有桃花?”
店小二笑得别有深意,“喏,从布店那过去,到了商会向右转直走就是了,那里有桃花有牡丹还有蔷薇。”
孤身女子谋生不易,最开始逐香不想进天香楼,在傲来之时她亦听过,那儿都不是正经女子。
她亦怕,有天在那遇见彧,这又让她情可以堪。
在帮王夫人连续送错几封信,帮花香香逮宠物险些丧命之后,逐香终究又进了天香楼。
陈妈妈上上下下看她,“刚好,上个小桃红嫁人从良了,你便叫小桃红吧。”
桃红便是**红,正经女子连这颜色的帕子都不会有,逐香学习唱歌跳舞,对陌生人微笑。
楼上的怜香惜玉姐妹劝她,“誓言有口无心,说过便忘。”
陈妈妈亦说,“天香楼虽名声不好,可男人都**不住,只有金银珠宝最实在。”
又一个冬天,逐香在长安城呆满一整年,她知道,长安城没有桃花。
是非对与错,问谁过,不过皆落寞。
在逐香终于学会同陌生的客人调情之时,她终于在天香楼遇到彧。
之前,她想过很多种再见的情景,可在真正见面时,却只是平静无比,“要不要小桃红唱首新学的小曲给客倌听?”
彧盯着逐香看,在她以为自己要被认出来之时,他终于开口,“你像我的一个故人。”
“很多人都这样说,”逐香笑,举起酒杯,以袖遮颜,神色略一黯淡,待袖子放下后,又恢复如常,“客倌,小桃红同你的故人,谁比较美?”
“当然是你。”彧说,“她不过一个乡下丫头,怎能同你比?”
周围有人起哄,说彧是新科状元,宰相钦点了他做女婿。
之前逐香从不出天香楼到人府上唱歌跳舞,可接到宰相府的请帖,却应下了。
逐香想,或许彧是迫于权势,不敢违。他的心中终究是有自己的,那个故人,便是自己吧。
宰相府的宴会,逐香看彧同人对诗,相府的千金在一旁说,“相公好诗。”
相府的千金为彧斟酒,两人恩爱,不像是做出来的,也无须做给任何人看。
彧的同僚叫相府千金嫂子,眼中是满满的羡慕。
逐香在席间且歌且舞,可无人看她,好似不存在般。
这席间所有的人,只知她叫小桃红,却不知道她是逐香。
在长安城中,无名小辈的故事无人关注,而“落难才子中状元,夫妻相会后花园”之类的传奇,却是被写进手札中人人传诵的。
新一年的赶考书生在天香楼说上一届的传说,说彧借住化生寺厢房苦读,却巧遇相府千金。
一个是二八佳人,一个是英俊才子,一来二去,互相倾心。之后宰相让其考取功名再行迎娶,最后,终究是一段佳话。
你看,彧功成名就之后,让其风光大嫁的终究是旁人。
可逐香自己,何尝不是同旁的男人看遍长安风景,不过因为寂寞。
红尘谁怜我,红颜薄,爱恨总蹉跎。
之后,彧再没来天香楼。
逐香听说他的妻子有了身孕,再后来,人们不说他了,长安城有数不清的传奇,一个人不会被念叨太久。
很多年后,逐香回了傲来国。
那天在女儿村的姻缘树下,她又看到彧。
逐香想彧会叫她什么,逐香?抑或小桃红?或者他已忘了自己的名字。
可他定定看了很久,却一直没有说话。
一直到他的娘子回来,说,“你看别的女人如此出神,我可不依。”
彧才开口,“走,我们去看桃花。”上马,驰骋而去。
来年又来年,谁记旧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