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采文听风】“说故事的人”九阴真经微小说颁奖贴

【采文听风】“说故事的人”九阴真经微小说颁奖贴

5.3K

TOP

收录作品展:
 

温酒(丐)   3


 、师兄,我明天没时间上了

我会帮你团练,演武的 嘻,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 师兄,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师啊 大概还要3天 哈,我最喜欢师兄了 师兄,有人追杀我 组我 师兄,晚上下副本好不 好,7点半组队 师兄,我多了一个师弟啊 今天新收的小师弟,你要好好照顾 师兄,师弟他好笨哦,连我都打不过 呵呵,你是变厉害了 师兄,你快看看,我新时装好看吗? 嗯嗯,真好 师兄,你看我的玉剑哦 嗯,真不错 师兄,昨天师弟说他喜欢我 呵呵 师兄,师弟向我求婚,你说我答应吗? 你喜欢他吗? 师兄,开了结婚系统,我跟师弟的婚礼你来吗? 嗯,一定去。 也许在午夜梦回之时,也许在新雨之后的空山,也许是那喧哗的集市,也许是在冉冉的雪花中,传来轻轻的呼唤:我最喜欢师兄了

 

愿为君王袖下臣 7


 

离开·等待

青云堡,清风皓月,她偎在他身旁。

她心情不好时,总是他陪着她躲在这里看月亮。

 

“你不要走好不好!”他答应过她不会走的。

他沉默良久,待她再要开口时,轻声道,“…对不起,不能再陪你了。”

她问了原因,他却执意不说。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他。

从那之后,她总是一人静静地坐在青云堡的假山上,放空思绪。



他留给她一个谜团,但她不想猜下去。

她只是在等他回来,也许会有不再等的那天,

但如今,她还在等。

 

情别飞虹10

 

这是第几坛酒,他已经忘却,只是在不间断地喝着。

小雪!

伊人终于出现!

一个穿云跟上,紧紧地跟着她的步伐。

小雪,别不理我好吗?

走开,别烦我

他眼看着她交了刺探任务,然后身影消失在大殿的台阶上,想要伸手抓去,却无奈只抓到了伊人的一缕芬芳。无言,默默地飞到了大殿前的石台上,站在台顶,又拿出一罐酒。

子修……

羽轩,别说什么了,陪我一起喝喝。

台上的风格外清凉,格外的调皮,不经意间钻进了他的衣缝。他不禁抖了一下,却又毫不在意,任由酒水洒在了脸上,流淌在身上。

淡淡地看着前方,眼前,飘荡的不再是白云……

 

吕鸿影34

 

 

甲:何事?

乙:报仇!

乙:何事?

丙:报仇!

丙:何事?

丁:报仇!

丁:何事?

 

 

   故事还在发生,江湖永远是江湖。。。

 

吞佛童子43

 

 

拿起你的剑,让它发挥他的作用!让你的敌人在你的剑面前发抖!”“你让我出剑一定有你的阴谋,你的罗汉拳躲在后面。”“哈哈,你既然知道我拳法厉害还不速速投降?”“开玩笑,大丈夫顶天立地哪有不战而逃的道理,我让你领教领教我的降龙十八掌 !”“看我独孤九剑的厉害。”……(“那两个叔叔玩什么呢?”“剪头石子布!”)

 



吞佛童子44

 

 


走在古道上的人他有一把剑,一个仇人;泛舟湖畔的人她有一把琴,一个爱人;陷入绝境的人他有一把刀,一个恩人。有仇人

的人仇人却视之为恩人,有琴的人她所爱的人要杀的却是她的亲人,而有恩人的人要杀自己的却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

 

花生米ly51

 


那日洛阳城外被恶人追杀,不曾想如此柔弱的她竟会救他一命。她说“看不惯以大欺小而已。”
如今他的实力已与她旗鼓相当,足以为她遮风挡雨。
洛阳城外。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终于压抑不住满心宠溺。“明天,我想去见你。”
她顿住身形,似是思考良久。
心口悸动难平。

“嗯,在哪”一如初遇时的淡然语气。美好而又安静。
他暗自发誓要对她加倍珍惜。
她转身整理一地小麦,它们似乎开出花儿来。“不能太晚”她说,“老婆加班,我要接孩子。”

 

>封尘一刀52

 

他拉着她的手,少年意气。她考(谐音)着他的肩,欲说还羞。 她让嫦娥做了他们的见证:她爱的人,是一位真正的侠客。 江湖多风雨,武林几代秋。 他恋上了江湖的权势与纷争,她却已迷醉了那杯寂寞的酒。 夜,无月,晦涩的天际犹如开了一道裂口,脉脉银河,这是他们几度相逢?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她忽然间记起,那一年,离的那么近,中间还是隔了一把剑

 


唐奕兮55

镇派武学

八大门派中,唐门虽然不强,但唐家弟子人数众多。因为江湖上流传着一句“阎王帖一出,唐家分天下” 拜入唐家堡的人络绎不绝……日子一天天过去,唐家弟子们都安安分分,坚守着唐家堡,盼着姥姥快教阎王帖。 终于有一天,姥姥不行了,临终前告诉堡主唐天行:咱唐家堡的镇派就是继续说咱们有镇派。

 

一枚唐萌64


 

离线弟子好忧桑

我蹲在钱庄屋顶,看你静静打扫门前那一方天地 漠然开红,漫天花雨,撒下淬毒的飞镖 地上又多了一具尸体,谩骂声充斥着我的私聊框 我默默转身,深藏功与名 那些人,妄图绑架你 而我绝不会让你消失在我的眼中 只是,每天看着你,好累。。。 何时,你还会出现,和我说一句,久等了?

 

阿暖暖70

 

不世人视我如毒药,避恐不及。我可曾毒过谁?

萧郎,你也竟认为我是这般不堪吗?

你可曾记得,“蒲草韧如丝”?可曾记得,山盟和海誓?可曾记得,扬琴与踏歌?

“妖女,纳命来。江湖道义在此,不得满口胡言!”你竟恼羞成怒。

我笑了。呵,好一个江湖道义,竟不如我单氏满门。

爱,一字单薄的很,你只是替天行道,与我谈情好盗取单氏地形,狠!

好一个甜言又蜜语,地老又天荒!

剑入心窝。

你是我的毒药

 

仟饰幻歌78

 

A:单天冥,你小子不错啊,都混到高管了

 

单天冥:什么呀?人家才穿上2级门派服

 

B:尼玛,还装?我跟AA都在极乐谷大殿看到穿掌门衣服的你了。。。

 

单天冥(华南):啥?谁叫我?我是执事啊!!

 

掌门:这年头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名,可怎么模仿也不会有爷这么强大的气势~!我~~~~~~创始人!

 

 众人:……

 

你羡慕我有面包:

 

为求生存**如麻,她武学奇才江湖豪侠。他为躲避仇杀隐居恶人谷,她为铲除**邪四海为家。她被人围困伤在恶人谷被他救下。他养蚕种麻,她琴棋书画。神仙情侣被江湖人不容,二人被围困于昆仑山下。她对他说:“今生缘,今世圆。与君共眠度千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