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九阴各门派新婚之夜

【茗剑阁·文渊楼】九阴各门派新婚之夜

【茗剑阁·文渊楼】九阴各门派新婚之夜


【宗派】


[武当]


大喜当天,你被灌得烂醉,哭着跟她说:


[所有人都在喷武当,武当究竟哪里**错了],她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说。只是轻揽着你,像哄**一样哄你入睡


[君子堂]


把青衫褪下,第一次穿红衣的你有些不自在。酒,并没有喝多少,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走进新房,轻挑头盖。只听duang的一声,你就在房外了,里面传来她的轻笑[让你以前欺负我]


[峨眉]


你看着一袭红衣的她有些愣怔,她**在床头似乎睡着了,你轻声走过去,她却自行扯下盖头,笑着对你说[相公]


[少林]


不会拒绝的你,莫名其妙的被拉来**代替新郎,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在房门前,[不,不能进去,我**俗家弟子是为了她的][你再不进来我就家给别人了!],房里传来她责怪的笑声


[极乐谷]


知道她爱玩,却没想到大婚当天她居然失踪,你有些烦闷的坐在房里[这次可是要被是兄弟嘲笑了],[谁敢嘲笑你,我去**拾他!],她从窗外翻身而进,直扑你怀里,[好啦,相公不气了,今晚合欢决还是双修决任你选]


[锦衣卫]


[我,回来了]没有半点声音,她生气了,你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房内,[你还知道回来!]迎面砸回来的红盖头表示着她生气了,[回来了,再也不走了]你将她轻揽入怀,听到肩头她抽噎的哭声


[唐门]


你除下身上所有的暗器,款步迈入婚房,轻抚沉睡的脸颊[终于把你抓回来了,若不是烟雾还真抓不到你][哼,知道就好],她只是在装睡,不想再跑了


[丐帮]


一坛子酒下去,不够,再来!我是海量,醉不了!晕乎乎的走向喜房,[前面是谁啊,我要去洞房,别拦我],她看着傻不愣登的你,又气又好笑,只能任命的抗起你回房



【势力】


[桃花岛]


没有大红的喜服,浅粉的长衫,飘散的桃花坠落身侧,却是天人两隔,你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放心,待我杀尽无根门,我就下去陪你]


[移花宫]


你要成亲了,新娘却不是她,当时亲眼看着她走进一线天,却不知如何挽留,[今夜过了,就没机会了][是你没机会了!],看着怒气冲冲的她,你傻了,[**,还不跟我走么][好]


[无根门]


你看着她张狂的笑着,鲜血浸透了喜服,那是你们的**,为了复仇,你别无选择。看着她近乎绝望的提剑刺向你,却没有预计的疼痛。她刺死了自己,倒下时的眼神仿佛再说[你会后悔的],是,从踏上这条路,就后悔了


[徐家庄]


你将欢乐的人群,明艳的篝火统统丢在身后,重重的合上房门,看烛火轻晃,斑驳的剪影让你们重叠在床后纱帐。盖头下的双眼明亮却没有神采,你一把搂住她[这回,你没有**法再躲了]


[金针沈家]


这样的婚礼实在是太简陋了,双方的长辈没有一个到场,一个行医救人,一个制毒害人,水火不容的你们却不顾一切的成亲。[委屈你了][你再说这种话我就毒死你!]



【隐势(已出)】


[古墓派]


你焦急的站在雁门关前,迫切的想看到那熟悉的白衣。为了成亲,她不惜独闯雁门关,完成破誓任务。今晚便是规定的最后期限了,她若出不来,不光是古墓派,就连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再同意。她出来了,你不顾所有人快步抱起她,她只是笑着[今晚,我就是你的娘子了]


[血刀门]


你站在房门前,迟迟不肯进去。早知这样就不应下这门亲事,写明摆着是害了人家姑娘。[你这是悔婚了么]看着儿时的玩伴你有些转不过弯来[你怎么在这][来跟你成亲]


[念萝坝]


你看着床榻上妖娆的她心中万分无奈,女主**惯了的人的确不好伺候,当初怎么就非得要她了[你还不来伺候我~][这就来]认命吧


[长风镖局]


你小心翼翼的掀起盖头,看着有些生气的她,突然把想好解释的话统统抛在脑后[你真美][哼,算你识相,今天饶你不死][……]


[神水宫]


醒来后你有些愣神,不识水性的你是怎么到这四面环水的山洞中的。耳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谁][是我啊,相公,今晚可是新婚之夜]看着眼前熟悉的脸庞,你笑了,她说过,会来找自己的


[华山派]


她第一次乖乖的坐着不动,你有些无奈,绑人成亲他也是第一回,[呆子!还不快松**我],你看着她憋红了脸,心中玩意大起[好啊,我这就松**][……!混蛋]







门派太多………写的我脑仁疼……

5.3K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
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