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剧情歌-唐烟如梦

【茗剑阁·文渊楼】剧情歌-唐烟如梦

【哭】容我吐槽,耗时一个半月完成,后期返工无数……只有一个感觉,不满意不满意不满意【哭】有我这么嫌弃自家作品的么
唐烟如梦(九阴同人【唐门、锦衣卫】)


编剧:赤瞳


第一幕
【布鞋跑步音,喘气音,有轻微的玉佩琳琅音】
唐盈弦:【由远及近】(轻快、喘气)师兄!师兄!
唐非池:(担心)你慢点跑,别摔着
唐盈弦:(撒娇)师兄~师父不肯教我阎王帖,你教我吧

第二幕
【马蹄音疾奔,远—近—远,与对话同时】
唐凤:(缓缓道来)现不知何人在江湖上谣传,说我唐门至宝孔雀翎早已失而复得,唐门要以此物称霸武林,(冷笑)各大门派、势力、隐势纷纷派人来我唐门刺探情报。【略停顿】只怕其中必定有诈,(厉声)你二人速速下山,查明此事,不得有误。

第三幕
【树叶音、轻功、布料音不停,后加暗器(飞镖)空中划过音,接飞镖打在钢刀上音,续接飞镖弹射到树干,打断树,树缓缓倒下音】
姜飚翎:(轻笑、略带赞许)唐家堡暗器,果然名不虚传
唐非池:(冷笑)血煞刀法,也不过如此
姜飚翎:(轻笑)看来,你是不想跟我聊下去了
唐非池:(冷声)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姜飚翎:(轻笑、邪气)听说,你们唐家堡的孔雀翎……其实没有在唐家堡,【停顿】东厂那些人,平时,就爱搜集宝贝,你说,他们从哪儿搜来的
唐非池:(冷声)你想怎样
姜飚翎:(沉声)我要你
唐非池:(冷声)条件呢
姜飚翎:保、唐家不散
唐非池:(冷笑)唐家堡由我唐门保卫,你们休想得逞
【轻功、布料渐远音】
姜飚翎:(自言自语)别忘了,你还有个师妹……
【飞镖飞行音后钉在树干上】

第四幕
唐盈弦:(轻快、神秘)师兄,我要成亲了
唐非池:(惊异)成亲?!跟谁!?
唐盈弦:(娇笑、一字一顿)姜、飚、翎
唐非池:(厉声)混账!他锦衣卫惦记唐门已久,你怎么……!
唐盈弦:(着急)师兄,你别生气啊
唐非池:(心灰意冷)你答应了?
唐盈弦:(心虚)恩……
唐非池:(恨铁不成钢、伤心)你真是冲昏了脑子!他是什么人!就算你同意,师父也不会同意的!
唐盈弦:(悲痛)不同意、不同意我就跟他私奔!
唐非池:(气愤)你!【停顿】好!你我以后,便如此佩!【玉佩摔碎音】

第五幕
B**/font]:锦衣卫场景音(渐弱至无);脚步音,渐近】
姜飚翎:(平淡)把门打**
【解锁、铁链音,后接**门音】
姜飚翎:(平淡)把她给我弄醒
【泼水音】
唐盈弦:(呛咳)咳咳咳咳……
姜飚翎:(邪气)唐盈弦,,前两天,唐家堡发生了件大事。【停顿】(轻声、类似于耳语)你知道么?
唐盈弦:【挣扎带动铁链音,与**门的不同,刑具铁锁】(虚弱、却竭尽全力喊出)你**了什么!
姜飚翎:(邪气)哎呦呦,别激动啊。【停顿】(转沉)前两天,唐家堡惨遭灭门,唐凤、唐天行不知所踪,唐门大弟子、唐非池当场斩杀,我只找到了这块玉佩。【玉石掉在地上音】哼,女人、不要太蠢……
【几步走路音】
姜飚翎:(厉声)给我看好她
【脚步渐远、同时关门上锁,配曲渐入】
唐盈弦:(身体很虚弱,想哭哭不出来,心里悔恨,类似于嗓子里嘶吼,要哭不哭,要笑不笑,CV自行揣测)
【配曲】


连接:

五婶:http://5sing.kugou.com/fc/14103639.ht**/url]
         喜马拉雅:[url=http://jump.bdimg.com/safecheck/index?url=x+Z5mMbGPAtQgYQNcsRwtGbpJCAtnsu8+M7bIxLKuHflJCNbxTHVg7i5hq51NkEkDIMxQ9B525dbYhqJETTHRCg5fRK1LRmbf5amKD1/2TSoY2PsIYgPacRUvRgADlF9bvdw0GL**CIiytj**MAb5zSKmKlDuj5F5sRbFbQdN2Pah4egTNMg==]http://www.ximalaya.com/#/22873144/sound/6546004







[ 本帖最后由  于 2015-4-28 19:30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5.3K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
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TOP

【哭,】这都是什么啊……我还是晚上老实电脑发吧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
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TOP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
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TOP

1

唐烟如梦在线**听_mp3**_喜马拉雅听
http://www.ximalaya.com/#/22873144/sound/6546004
泪湿罗衣脂粉满。
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
人道山长水又断。
萧萧微雨闻孤馆。
惜别伤离方寸乱。
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
好把音书凭过雁。
东莱不似蓬莱远。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