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风月江湖三两事

【茗剑阁·文渊楼】风月江湖三两事

三年前的千灯镇热闹非凡。叫**的,摆摊的,掂着锅铲**菜的。初进千灯的风月站在街角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傻傻的分不清谁是江湖人,谁是本地居民。大街小巷,人满为患。杀不尽的野狗,踢不完的天香…

记得风月绑下的第一个肉票,是在河边码头的一个年轻的搬运工。为了把他弄到手,风月观察了许久,然后趁着往来之人最少的时候,一包**,顺利的将其迷倒。接着,风月哼着小曲儿,不急不缓的将他包裹进事先准备好的黑口袋里。嘿嘿,**给人贩子,又是好些银两!

可这黑口袋刚背到肩上,还未曾感受这搬运工的轻重,半空中便杀出了十余个江湖儿郎!须臾间,风月连谁出的手都没看清便重伤在地。“亲娘嘞,这江湖上的侠义之士也忒多了…”风月痛的动弹不得,只能抱怨两句,眼睁睁看着口袋**落在离自己两丈远的地方。

下一瞬间,风月张大嘴巴瞪大眼,惊得合不拢嘴。只见那十余人有男有女,有使棍子的和尚,还有提剑的道士,甚至连拎着根短棒子的臭乞丐都身处其中,围着那黑口袋大打出手!

刀光剑影,暗器四飞,平地起风雷!一番惊心动魄的激斗,一个个江湖“好汉”倒下。只见站到最后的那人笑**的走近口袋。可刚要抬手,突感身后一阵劲风!是偷袭!那人身手极为敏捷,纵身躲**之际,回身再起一脚,将想要偷袭却未成功的那人一脚踢飞!

随即,那人颇为满意的看了眼被踢飞的人,再望向黑口袋,脸上的表情不由僵住。只见黑口袋里的搬运工竟趁着方才众人打斗的功夫,挣脱**来,向远处逃去。

“哼…老子拿不到,你也别想要…”被踢得倒地不起的那人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含恨而终。

娘嘞!还当是行侠仗义,感情是黑吃黑啊…感觉时机差不多了,风月蹭的一下子爬起来,拍拍屁股,灰溜溜的朝远方跑去。






三年前的鸡鸣驿,虽是地处地广人稀的极北,人迹罕至,却并不寂寞。摆擂的,切磋的,扛着刀剑追杀的。杀声震地响,唾沫漫天飞。这里没有千灯镇的淳朴民风,更没有烟雨庄的诗情画意。泛黄的土地上,只适合流汗流血。

早已拜在潇湘君子堂门下的风月,如今已是驾轻就熟。此外,还是个响当当的帮主!帮主该**什么?当然是拉帮结派、专打各种不服啊!不过这个帮主风月自认为当的实在是蹩脚。人家的帮主出门,都是前簇后拥的一大群豺狼虎豹。风月回头看看,只有一个叫天权另一个叫宾方的两人。还都是提着长棍的和尚!风月不由叹了口气,打起来咋**?莫不是上去跟人家讲:施主且慢,容小僧自断…

风月犹不知,自己捡着宝了。俗话说,棍扫一大片。身后这两个和尚,可是在以后很长的一段路上,凭着两根长棍助风月在鸡鸣驿这一片打出了不小的名气!无数个场景中,两个甘当配角的光头和尚不惜犯下寺规,用长棍将风月的对手给搅到天上。然后风光无限的风月或是长剑挥舞如风车转动,或是横踢侧踢旋风踢,笑的何止得意,笑的都流出了口水...



一眨眼,风月在君子堂勤修苦练,不觉间已是出神入化。如今的风月有三大癖好。第一爱扮乞丐,先是痴迷丐帮的一个挚友谢小酒飒爽英姿许久。于是强忍着肉疼,拿攒了个把月的银子换齐了出自丐帮的三套武学。然后学会了丐帮绝学,整日扛着根短棒**着上身跑到鸡鸣驿耀武扬威。再加上端着个破碗,逢人便要乞讨。一时间,惹得无数人以为风月就是丐帮中人!

第二,喜好结交天下豪杰。特别是看到那些个未曾加入帮派的江湖儿女,风月眼珠子简直要放出光来!不论是坑蒙拐骗,亦或是威逼利诱,万不得已,出**色相也并非不可!凭着以上种种,被风月拉入帮里的人两只手已是数不过来。甚至就连那些个连千灯镇,烟雨庄都走不出去,武功低微到极致的江湖小虾们,风月都毫不留情,统统不放过!风**常自己告诉自己:宁可错遇十人,不能漏放一个!

第三,风月风月,风花雪月。风月人如其名,岂会因为帮派事业而耽误了风花雪月的大好光阴!但逢在江湖上遇见了各路仙子、女侠,风月便一改往常**越货的嘴脸,一下子成了油嘴滑舌却不失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逗的各路侠女笑的花枝招展,引得四处仙女面颊绯红。这些原本常常可见的场景,一直到风月为了一个值得他**心的女子**了那颗花心,方才作罢...

过多的事已无需再提,细细讲则太过伤身。回想起来,正躺在苏州城最高的那处高塔上的风月不禁思绪万千。想当初,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爬不上来的高塔,如今想来已是如履平地。

看着塔下刚刚一追一逃眨眼间便窜过去的一对仇敌,风月长叹一声。唉,肯定又是敌对吧…

风月突然特别想念当年那些个曾一起浴血奋战的老朋友。什么无赖司徒若雪啊,义薄云天的谢小酒啊,杀神潘小夜啊…有神雕侠侣宇文鹏煊与尘白,有君子堂的轩辕狂剑,有汉之云的周瑜,还有一对一单挑从不畏惧的安岚…

对了,还有那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们。跟自己青梅竹马般的小黛颜,强势的轩辕秦香莲,可爱的颜嘉琪,好姐姐慕容锦鑫…

从观星台,走到清风亭,再到现在的离别居,眼前的人走马灯般的更换。不知不觉,风月出江湖,回江湖,再退隐江湖,又重出江湖,已是过去了这么久。离别居,这名字取得甚是伤感啊。

风月伸了个懒腰,忍不住又想了一下当初的那个姑娘。“真是伤脑筋啊…”风月嘀咕一声,借着徐徐清风便这么躺在高塔上睡去了。

梦里,他梦见了那些年观星台的无数刀光剑影;梦见了那些年观星台的太多儿女情长;那些年的观星台,江湖味儿、十足…
5.3K

TOP

**mai字**shou字都打不上?

TOP

【日月乾坤江湖故事】魔骰惊武林,中原斗乾坤

夏日炎炎六月初,河洛嵩山下却是人山人海。为何?武林中五年一度的中原演武盛会即将拉**帷幕,自是惹得无数江湖大侠小虾尽来此!

这所谓的演武盛会,五年一届,乃是当年武林盟主林天南所设立。不论是你来自何处,师承哪派,皆可参加。先是擂台海选,再由少林、武当、峨眉、君子堂、锦衣卫、极乐谷、丐帮、唐门这八派掌门,以及江湖上那些个声名显赫、德高望重的武林名宿作评,以晋级制选出最是厉害最有潜质的五人,再由盟主亲自培养,为日后的武林增光添彩。

风月曾听说,往届的演武盛会在南海拭剑亭、北方的泰山这些个名山古迹举**。其中不乏有什么丐帮帮主萧天放一掌**山,君子堂桃花岛双箫掀起南海水这些个佳话。今番来了咱河洛嵩山封禅台,自视为河洛一大纨绔的风月,岂能错过!

“哎哎哎,让让让让!”“你瞅啥!你踩着爷爷脚了!”风月一边嘴上嚷嚷着,一边闪转腾挪,硬是从赶山的各路江湖豪杰之中,挤出了一条登山之路!此外,还不忘随手捏一把俊俏小娘子的屁股~不待那小娘子花容失色,风月已是不见了踪迹…

山下人将上山来,可山上人却欲下山去。随着师傅萧别情从江南一路赶来的君子堂弟子萧青竹,此时此刻,仍是在不住的抱怨。从江南到嵩山,虽不甚远,却亦是不近。一路上风餐露宿也就罢了,见不到门中心仪的师妹也罢了,可师傅还说了,今番若是自己拿不到最后那五个名额之一,回山便要罚自己每日抄书擦琴劈柴扫地…

一想到一会儿要跟人动手,许胜不许败,青竹偷偷遛下嵩山的心思都有了。奈何,坐在自己身前的师傅,可是堂堂武林八大派之一君子堂的掌门!莫说遛下山了,但凡动上一动,师傅头都不用回便能瞬间察觉。想到这儿,萧青竹长吁短叹,甚是忧伤。

“青竹,念叨什么呢?你看这二人,谁能赢呢?”听坐在身前的师傅发话了,青竹不敢再碎碎念,挠挠头心不在焉道:“那个使刀的…”“嗯,不错,为师也觉得此子武艺甚好,这一刀,可圈可点…”君子堂掌门此次出行,长发披散,着一袭碧衫青袍。此时端坐在椅上,手中折扇轻摇,皓首略点一下,面上再微微一笑,实在是玉树临风,抖不尽的风流,引得无数江湖侠女如痴如醉。

说话间,封禅台前那些个折腾了一上午的比武之人皆是分出了胜负,引起不远处观战的看客们欢呼喧闹。颇为令人称奇的是,今年取胜之人,尽是些江湖上之前从未听说,也从未见过的无名之辈。不过想来,江湖代有人才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罢!

“诸位,静一静!请静上一静!下面,乃是本次演武盛会的重头戏。由最终通过擂台赛晋级的十位江湖好手,与十位武林掌门**的弟子进行抽签选取对手,若是一定时间内分不出胜负,则由作评人支持的多者为胜。下面,还请十位作评人就坐!”封禅台上,作为此届主持者,洛阳燕门世家的当家人燕百苦着一袭淡色华服,运足内力,为众人讲出规则。虽已年近七旬,却是意气风发,聊发少年狂!

TOP

这是连载吗?

TOP

不是啊,其实也可以连载。

TOP

回复 藤椅 羁小七 的帖子

这层楼得**,发错了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