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从达摩来,回达摩去

【茗剑阁·文渊楼】从达摩来,回达摩去

姚归一,山东长清人氏。年纪三十有余,早些年孤身一人前往天津卫,凭着自己手艺**了一家煎饼铺子。至如今,娶了娇妻生了儿女,日子过得越发红火。

可前些天,天津卫来了一个小和尚。

大明王朝历来推崇佛教。按理说,有那么一两个僧人出现,不足为奇。只不过,这个小和尚从一进城,便赖在姚归一铺子门口。既不讨吃食,也不要银钱,只说姚归一有佛缘,特来助姚归一度过劫难。

好好的日子过着,一不偷二不抢,犯法的事也不**,天津卫又是屯兵之地,能有什么危险?更何况,这小和尚年纪轻轻,能看出个球的劫难!这不存心来给自己添堵的吗?!为此,姚归一甚是窝火。若不是大明严禁驱赶、殴打僧尼,姚归一早就抄家伙将这小秃驴撵走了!

不过,这些天一来二去的,姚归一对小和尚却也有了些了解。小和尚法号随心,生的白白净净,大大的耳垂,一脸福相。他称自己从大漠而来,路过天津卫,便过来看看这里有无佛缘。于是,便发现了姚归一。

一身单薄的僧衣,一双麻布鞋,一个水囊,便是他的全部家当。甚至,连大明王朝明令僧人该持有的度牒,都不曾携带。

就这样,法号随心的小和尚既是不走,也不对自己索求什么,姚归一却也无可奈何。只得任由小和尚在自己煎饼铺子外不吃不喝,打坐念经。

一晃十天过去。这一日,随心小和尚破天荒的进了煎饼铺子。叮嘱姚归一,自己今日有些要事去**,不论发生什么事,姚归一都不要出这铺子一步。否则,定当大难临头。

姚归一一边虔诚的说着好好好,小师傅请便。一边心中暗喜,这倒霉鬼终于走了,整天在自己家门口念经,害得自己生意都差了好多。

小和尚走后,姚归一继续在铺子里摊着煎饼。不知不觉,便已是正午时分。姚归一一边**着午饭,一边心里嘀咕,自己媳妇儿湘莲从清早便带着**去赶山会,已是晌午了,为何还迟迟不曾回来?

正想的出神,邻居家的陆童儿火急火燎的向自己家铺子跑来,一边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老姚!大嫂子在山会上被一群泼皮无赖给纠缠上了!”

“什么?!”姚归一听的一颤,手中菜刀险些剁在自己指头上。“在哪?在哪?!”姚归一手上握着菜刀,飞也似的从铺子冲了出来。

“就在港边…”陆童儿朝东边一指。“老姚,你快去报官吧!那群泼皮足足有七八个!”

“报个球的官!”姚归一看了眼手里的菜刀:“谁欺负我媳妇儿!我就跟他拼了!”说话间,姚归一朝港边赶去。而小和尚随心的话,尽被他抛之脑后。

————————————————————————
至港边,姚归一大老远的便看见前面一群人簇在一起。呼救声不时从中传来。

光天化日,竟敢**如此强抢之事!姚归一赶上前一把扒**众人。只见自己媳妇儿湘莲正在当中被那一伙人推来推去,今早刚换上的那身新衣裳,已是被扒下来丢在了地上!

“小娘子,你刚才说已是有夫之妇,现在**都没了,还怎么证明?来,到哥哥怀里来~”正中那人,生的贼眉鼠目,却甚是魁梧。此时目光炽热的望着湘莲,不时发出阵阵**。

“你们这群畜生!!放**我媳妇!!”说话间,姚归一气的怒火中烧,一腔热血涌上头来!手起刀落,手中菜刀一刀劈在当中一人的脑袋上!随即,只听那人疼的哎哟一声,紧接着眉梢处便**始血如涌泉,顿时倒地不起。

这一刀,看的众泼皮不禁一愣,有几个已是脸都吓绿了。正要奔走逃窜,却听那贼眉鼠目的领头**吼一声:“光天化日竟敢当街**!还有没有王法了!六子!快去报官!其余人,给我打!”

随后,姚归一菜刀还不等挥舞几下,便已是被人一脚蹬在脸上!随即,再是一脚,姚归一疼的蜷缩在地上。紧接着,伴随着无数拳打脚踢之下,还听有人喊道:“不好啦!那个女子跳海了!”最后,最后姚归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后来,在被判流放的路上,姚归一才知道,其实之前便有人报官。官兵恰巧在姚归一后面赶来,当场便抓住了砍死人却被制服了的姚归一。被凑巧一刀砍死的那个倒霉蛋,是泼皮当中唯一的官家子弟,官军校尉陈冲的独子。而那个将自己**扔进海里,逼得自己媳妇跳海自尽的泼皮首领,正是天津卫一霸,赫赫有名的徐无良。

正纳闷这几个官差为何不走大路偏走偏远山林之际。眼前出现的几个人,使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的姚归一彻底绝望。

“不要怪我。陈大人说了,给他报了杀子之仇,我不但可以免罪,还能去军中混个差事****。姓姚的,你认命吧!”来者,正是那徐无良和他那几个手下。人人手中擎刀,已在林中恭候多时。

姚归一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愤懑。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没了。他后悔不听小和尚随心的话。那天,哪怕自己再晚去上一会儿,让官兵先到,还能有这些事吗?莫非,这就是命?

就在姚归一低头认命之际,一声佛号响起。“阿弥陀佛,姚施主命中该有此劫,避不得,便该认命。可诸位施主,也不该如此赶尽杀绝吧!”林中,一个小和尚双手合十,步绽莲花,朝众人缓缓走来。

见来者竟是小和尚随心,本已心灰意冷的姚归一,好似一个即将坠崖的将死之人,却在最后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无尽的求生欲望在此刻终于爆发。他几乎是颤抖着喊出来:“小师傅救我…”可随后,他只觉头上被重重的敲了一下,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姚归一头痛欲裂,却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身上的枷锁尽除,而周围,遍地尸体。徐无良赫然在其中,且死相极其难看!

小和尚随心就这么盘坐在尸堆之中,一如往常一般,打坐,念经。

这一刻,姚归一如见真佛,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师傅!求你**我为徒!”

“是为报仇?”小和尚缓缓起身,不悲不喜。

姚归一一时语塞,生怕自己说错一句话,便惹得小和尚拂袖而去。

“若想入我门内,需得苦修十载寒暑。十年后方可下山,你肯吗?”小和尚似乎有意为难。

良久,姚归一好像下定了决心,狠狠地点了一下头。“我愿意!”

“那好。你随我往南去。”小和尚说罢,已经是转身,往南方行去。

“小师傅,你不是从大漠来的吗?那应该往北啊!”姚归一一副迷茫。

“呵呵,你许是听错了。我从达摩而来,达摩祖师的达摩。”随心头也不回,带着姚归一向远处行去…

姚归一这才知道,他要去的,是那个禅味儿比武林泰山北斗少林寺还要浓厚的达摩堂。在那里,无数高僧大能在等着他…
5.3K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