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茗剑阁·文渊楼】浮生坠(代发)

【茗剑阁·文渊楼】浮生坠(代发)

作者:云容容兮


之一:十一年前梦一场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急切又断续的声音响起,“阿兄,辟扬师兄说的我一点都听不懂,阿兄快同我说说,师父明天要抽考,我……
       “浮生,阿兄要下山去了,你在山上要乖,要听话……”说话的是个年轻道人,身长玉立,一身葛布袍子,风华正茂。道人的声音轻柔而细腻,哪怕是最应该顽皮的小**,也安静地聆听。
       “阿兄又要下山去打坏人吗?”**睁大了眼,心中不舍,却极为懂事不敢劝阻。阿兄是武当山上的大英雄,很小就被阿爹阿娘送上山来学习武艺。前年一场瘟疫夺走了阿爹阿**性命,是阿兄将他从死人堆里捡来,又不惧感染,亲身喂药,他才保了一条命。
       “是啊,打跑了坏人,其他的小友才能跟浮生一样读书习武。”年轻道人温和答道,眼眸仿佛亮成了星子。
       “那阿兄一定要小心,等浮生长大了,习得武艺,就和阿兄一起出去打坏人。”**的声音坚定而敞亮,逗得年轻道人忍不住眉脚一弯,嘱咐道:读书不要太累,别伤着身子,等阿兄回来,给你带祥记的桂花糕!

**紧紧攥着道人黛青色宽长的袍袖,桂花香从树上飘飘扬扬落下来,似极了他最爱的桂花糕,香而甜的盛夏里,阿兄的笑格外耀眼。



       “阿兄!不要去!”男子从惊恐中醒来,那是一张和梦里道人相似的脸,汗水沾着鬓角传递灼热,盛夏的夜里静静的,连蝉鸣都听不到,沉闷的天色仿佛给夜里的所有生物施加了一层威压,仿佛一**口,就会被碾碎。
       “誓寻真人?”耳房的仆役终于探头进来。
       “无妨。”誓寻真人迅速醒悟过来。这不过是一场**了十一年的梦,醒来转去,挥之不去的梦魇,都定格在阿兄噙着笑意的嘴角。
       “可是又梦见了清陵道长?”尾音急促**住,仆役下意识发现自己多言。
       而誓寻真人并不在意,只是茫然道:“是啊,十一年了……”


       “山门大钟,掌门有大事宣布。”
       “誓寻真人总是最快赶过去的。”
       “虽然过去了十一年,然而心中的期盼仍未破灭。”
       “虽然不曾亲眼见过当年的清陵道长,但掌门曾说,清陵道长是他最得意的徒弟,只是这些年下来,只怕早已没了可能吧。”这声音叹息道。


       “诸位,今日将大家召集,主要是因为——峨眉派弟子姜采薇的尸骨,近期于成都西郊被人发现。”
       “姜采薇?”人群中一阵唏嘘,“十一年前一同前去剿灭念萝坝妖人的姜采薇?”
       “当年这群人前去,本以为是尸骨无存,但姜采薇尸首尚新,应当死于一个月前。”
       这个消息无疑是个惊天**,姜采薇尚且活到了一个月前,那么阿兄呢?他那被誉为武学奇才的阿兄清陵道长杜揽生呢!念萝坝自上次遇袭后迁往他出,江湖人士遍寻而不得,姜采薇在成都南郊被发现,念萝坝应该也在不远处吧?

“师父,弟子自请潜入念萝坝。”未等紫阳真人**口,誓寻真人从人群中走出,面请武当派掌门紫阳。


“誓寻,此一次机会,我武当、峨眉、少林三大派确实将再次派人打探,我知道拦你不住,本也打算派你前往。然唤你前来,却另有一事,此物,你可认得?”

       紫阳手中,是一枚红璎珞象牙白坠子,上刻“揽”字。
       正是杜家当年留给两兄弟的宝物,杜浮生手上另有一枚,刻有“浮”字。阿娘说这是留给将来的媳妇,可惜还未等到阿兄娶亲,阿爹和阿娘便早早归去。
       “正是阿兄贴身佩戴之物,莫说,姜采薇其实是……
       紫阳低眉沉声道:“这姜采薇应当是产子时身亡,只是不知这肚里的**去了哪里。”
       他那未曾谋面的嫂嫂和侄儿,早在一个月前就糟了不测,阿兄的状况,只怕更糟!


       紫阳微闭了眼:“早有线报,念萝坝行事狠绝毒辣,一入门中,甚于虎狼之窝。门中以女子为尊,男子为奴,你此番前去,有峨眉派霍之语,少林寺卓明同行,切记,一路小心为上。”
       此去孤身应难回,痴儿不作相思量。
5.3K

TOP

之二:荆棘入心身如故


念萝坝隐于山林瘴野,终年弥漫瘴气,寻常路径无法进入。誓寻三人从水道潜入,足足寻了整整三日,才寻到念萝坝外围。
       卓明修习禅宗,能够屏息凝神,适合隐藏在暗处查探念萝坝尊主行踪。霍之语前往药房,
誓寻则留在了晚晴宫
       念萝坝每年都会从外界虏来青壮年劳力,誓寻隐藏在其中并不困难,出发前仿照念萝坝
魔奴的模样脸上留下了刺青,如此一来更没有人怀疑。



这些衣物洗不完,你就去胭脂谷**花肥。”鞭子落处,皮**肉绽。魔奴们纷纷避**,一个脚戴铁镣铐的瘦弱女子弓着腰,手掌紧紧拳成一团,隐约有血迹滴落。

       这样狠辣的鞭法下去,就是寻常壮年男子都无法承受,然而这女子,竟然一声不吭,咬牙受下来。
       “看什么?都去干活!耽误了少尊主的大事,有几条命好赔?”这声音刻薄尖酸,皮鞭绽**在**上,令人闻之作呕。
女子不曾尖叫,甚至不曾求饶,浮生心中纷乱一片,救,是不救?
一枚石子打在他的小腿胫骨,阻了他的去路。抬眼望去,卓明已不知踪影。他肩负同行三人的性命,还有阿兄的下落不能乱了方寸。可怜人,也罢,天下那么多可怜人。
“等浮生长大了,习得武艺,就和阿兄一起出去打坏人。”两枚象牙坠在怀里仿佛灼热,他闭了眼,仿佛有热流从脸颊滑过。


令使走后,乱成一团的晚晴宫恢复死水一样的平静,挨打的女子跌落在墙角,仿若无人看见她。也罢,这牢笼一样的地方,能活下去已经是极大的幸事,哪有心思管别人。
他还是抑制不住冲上前去:“我扶你。”
女子裂**干枯的嘴唇:“多谢,我休养会就好,你走吧,小心连累到你。”
“我年轻力壮,扛得住打,你别说话,给我指路就行。”不容有它,将这女子背上,提了衣篮。
“竟然是新来的呢,年轻人,好心可不容易活下去。”女子嘲弄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一双手枯瘦如柴,入他手上,竟不到他手掌的一半。
“姑娘,你还是节省力气,等浣洗了这些衣物再同我说也不打紧。”、
身后的目光存了迟疑,索性闭上了双眼:“穿过十里红帐,就到了念萝湖。
“十里红帐在哪?”
“远处那片紫红色的纱帐看见了没?”
浮生眺目望去,那片红色纱帐已然隐没在回廊深处,还好有他,不然这姑娘只怕要走到天黑。
背上的身子止住了颤抖:“采薇姐姐,是你吗?”
他转过头来,女子已然入睡,竟不知那声“采薇”究竟是不是幻觉


“看你是新来的,我提点你几句,宫里不要随意走动,宫内有巡逻使,被他们抓到,你就完了。不管你以前武艺多高强,你进来前已经种过蛊,就不可能逃**了。女子道:“我名唤寇水娘,不过也是这宫里的杂役,并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主。”
寇水娘抬起捣衣锤,水花在她的力度下四溅,砸在搓衣板
“我阿娘原本也是这宫里的女主,阿爹是她的魔奴。”寇水**声音轻柔如羽毛,点在誓寻的心上。
“阿爹在外面有家室,我出生后,他看到我就想起了家里的阿兄,想偷偷逃出去。”寇水娘平淡地述说,“尊主发现了,命令阿娘处死他,他扔下虿盆,阿娘不忍。于是尊主将阿爹阿娘关在了兽牢里,**了一对亡命鸳鸯。我,则留在了晚晴宫。”
“奇怪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寇水娘依然自言自语,“不知道还会活下去多久,你也是啊新来的,你要尽可能地活下去,如果我死了,还有一个人能记得我,也不算白活了一场,你说是不是?”
“我叫浮生,姓杜。”他怔怔看着她,“你,不会死的。”浮生是他的俗家姓名。
寇水娘低头看了眼遍布伤痕的双手,指着河水中倒映的影子:“你对我有意思?我丑成这样。采薇姐姐才好看呢,她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
浮生确认她认识姜采薇:“姜采薇?你和她很熟?”
寇水娘推**他:“呵呵呵,你们男子,听到美人就这样。不过可惜了,你再也见不着她了,她死了!”寇水**眼神里带着疯狂:“你们都如意了,是你们,生生逼死了她,又来充什么好人!”
浮生抬头环顾四周,暗叫一声“唐突”,将寇水娘一把箍在怀里,轻声问道:“她怎么死的,告诉我,我带你出去。”
“怎么死的?不就是……”寇水娘手指浮生,却发现如何**不了口:“你……惜言!”

TOP

之三:纵使相逢应不识


入夜,三人约在晚晴宫外围。
后日,少尊主水昭凰和惜言公子大婚。”
“看来卓明师兄和我打探到的一样,这个惜言公子不知道什么来历,念萝坝一向视男子为牲畜,竟能引得少尊主下嫁,这个惜言公子定然不简单。”霍之语快口快语,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晚晴宫里有一名宫人识得姜师姐,好似也知道些姜师姐遇害的始末,却不肯同我细讲,不过她也提到了一个人,惜言。”浮生分析道。
“你们可曾看见惜言公子的模样。”白日里寇水娘指着他的神色不似作伪,心底里燃起一丝恐慌,却谁都不敢言说。
“尚未,念萝坝内守卫森严。誓寻道长,你今日行事太过鲁莽,念萝坝内,并不只有你一人在舍身犯险,贫僧并不畏惧舍命,但若因你一人之过前功尽弃,贫僧便是**鬼也不会放过你。卓明并不好吃斋念佛这一套,适才这番警告不仅是对他,也是对霍之语和他自己。
十一年前活着回来的只有一名少林弟子,却因为破戒,自戕于佛前。
无论如何,贫僧希望我们能全身而退。特别是誓寻道长,不要因为执念坏了大局
“在下明白。”


浮生第二日领到的差使是净地,不巧正在浣衣池附近。
不出意外,寇水娘在领命之前,又遭到一顿毒打。
“你不用假好心,事实上,你一样,惜言也一样,不过是个臭烘烘的魔奴,背叛了自己的主人,你对我好,只怕也是有什么目的吧?”
你认识姜采薇。浮生直接道。
“看来你还念念不忘。”又是一声嗤笑
“她是怎么死的?”
“你知道惜言吗?那个背主求荣狼心狗肺的东西。姜采薇忍着蛊毒为他生育,他呢,却拿着那个**,他自己的骨肉去讨好少尊主。她根本不是难产而死,他,却把她丢在了胭脂谷!如果不是采薇姐自毁容貌,他怎么可能活下来!”
“姜采薇怀的,是惜言的**?”浮生皱眉。
“除了那个狗东西,还有谁的?如果没有采薇姐,根本活不下去。可是她眼瞎,居然救了这么个……”寇水娘癫狂道。
浮生已经不忍心听下去,惜言,希望你一定不是那个人,不然,我会忍不住杀了你。
“哈哈哈,你是来打抱不平的?去啊,紫姹宫里,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对了,他长得跟你可像呢,你去杀了他啊。杀了他,采薇姐就不会死了。我太弱了,你能帮我杀了他吗?”
寇水娘将自己送到浮生跟前:“你帮我杀了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的命都行。
浮生别过眼中一阵酸涩:“好,我不要你任何东西,我帮你去杀他。”


“等浮生长大了,习得武艺,就和阿兄一起出去打坏人。”好像又闻到了桂花的香气,过腻的香味有些腐烂了,里面的东西,已经变了样。


“杜郎,这紫凤钗可配这身羽裳?”声音张扬而艳丽,“还是步摇更配些?步摇太沉重,听说大婚很累。”
“都好,你穿什么都会是最美的新娘。”男子温和的声音自帘后响起。
浮生好似听见了十一年前的盛夏,午后,那个同样的声音说着:“读书不要太累,别伤着身子,等阿兄回来,给你带祥记的桂花糕……”
捏拳,骨骼轻响,惊动了娇憨的女子。
念萝坝竟然会有小贼,杜郎,你且好好养伤,容我去陪着老鼠玩玩。”
浮生好似看见一惯宠溺的眼神,那人也曾那样张望过他,如今却与妖女合婚妖女穿着衣不蔽体的紫红罗裙,容貌艳丽得不敢直视,她的眼神所到之处如蛇信吐过。
一照面,他就知道,他打不过这女子。

女子玩闹够了,从背后抽出一条鞭子,阻住他的去路,将他摔落在地。

“杜郎,你看,我抓到了什么?他和你长得好像呢。咯咯咯轻笑着,女子声音娇俏,看不出一点狠辣。
帘后的人影跌跌撞撞跑来,四目相对。
“些许小事,我亲自去料理了他。”
子横着鞭子止了那人,却极为妩媚走到他跟前,十指丹蔻捏起他的下巴:“杜郎莫心急,我可不忍心这么快将他扔到胭脂谷说起来,这人跟杜郎还是有些干系的,杜郎不问问我?”女子的声音一贯慵懒,却字字击落在二人的心头。
昭凰爱玩闹,我也无从干涉,莫忘了晚膳时辰便可。”温和轻柔的声音如旧,浮生眼里蒙上一层雾。
左右递上来带刺的杀威棒、黄金小锤、钉板和一鼎大锅。男子视若无睹,径自走进内室。
“你说,我是用黄金锤,一寸寸敲断你的骨头,和着血熬药喝,还是用钉板一层层刷下你的肉,煮来吃?女子似乎自言自语,“可惜了一副好皮相,不然先把皮剥下来,再吃。”
有一随从**衣襟,女子一鞭子下去,那人被卷到半空中,生生落下来摔成了一滩血泥。
旁人见了,不过嗤笑:“少尊主身边的人,没点胆量,活该死得早。”
“昭凰,你的血燕盅温好了,别误了时辰。”帘后传来那人的声音。
昭凰斜眼睥着地上的人,娇嗔的声音里透着狠毒:“杜郎好无趣,人家不爱喝偏要人喝。算了,今日先放过你,押下去,明日大婚拿他下菜。”

TOP

之四:零落成泥碾作尘


“浮生莫怕,阿兄保护你,阿兄在什么都不怕了。”
“浮生,你一定要好起来,阿兄宁愿自己染病,也要救活你。”
“浮生,今后你就跟着阿兄留在武当山,等浮生长大了,我们一起行侠仗义,打坏人,救好人,好不好?”


那个声音在耳边回响着,一遍又一遍。是谁?昏沉中是谁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是谁背着他从汾州一路走到武当,沿途自己吃着蕨菜,也不让自己饿一顿,是谁手把手教他执笔写字,执剑舞拳?
那个人在哪里?那个人不是惜言,那个人死了,他死了!


天光鱼白,宫人沉着脸,手捧红绸,鱼贯而出,红布绸缎铺满了天地。匆忙之间,噤声一片,如同死寂。
“浮生,终于找到你了,你真傻,我叫你来,你还真来。”撬**门锁的是寇水娘,那个瘦弱到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念萝坝女杂役。
“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快跟我走,我带你去地下河。”
“啪啪啪”屋外传来响亮的鼓掌声,水昭凰赤着一双细足,脚脖上挂着一串铃铛,银铃清脆,迎面而来一阵异香:“真是一番郎情妾意,算来我今日大婚,也不为难两位,不如今日我们两对一起?”
“不劳水少尊主费心,水娘这就领他去胭脂谷。”水娘死死抓住浮生的胳膊,冷汗从额间滴落。
表姐的一番心意,水娘还是不要婉拒。”昭凰轻快退出房门,只听门外一身钝响,只怕锁已经被砸死。
异香随着水昭凰远去反而越来越浓,水娘惊诧:“她下了迷情香!
水娘皱眉,完全猜不到水昭凰的用意,她不似多此一举的人。
一手勾在浮生肩头,短衣被她拉扯得不成形状。
浮生一脸燥红,奇异感由胸腔传遍四肢,令他发软却无法抵抗,柔软的唇在他耳际,似乎屈从就能解救一切。
“不!”他推**眼前的柔软,一头撞在桌角,象牙坠子磕倒在地面上。


“浮生,阿兄要下山去了,你在山上要乖,要听话……”
“打跑了坏人,其他的小友才能跟浮生一样读书习武啊。”
“等浮生长大了,习得武艺,就和阿兄一起出去打坏人。”


“阿兄,你怎地不来救我!你为什么不认我!”
“杜揽生你这个败类,我要杀了你!你不配**我的阿兄!”
两个不同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象牙坠子互相碰撞掉落在地,他一脚踩上又被绊倒,一枚象牙坠粉碎成粉。
“揽平生意味,浮生之悠悠……”两个一模一样的象牙坠子,此刻如同两只晶亮的眼眸在他眼前晃,耳畔是水娘扑上来唤他“杜郎”。
“啊!”他手执仅剩的那枚,用劲割破手臂,疼痛让他清醒。因为太过用力,牙粉也在他手中,顺着指缝滑落。
寇水娘瘫软成一滩水,浮生一记切在她的后脑勺:“对不起,这个时候,我不能这样**。如果你愿意,如果我们能活着逃出去,我娶你为妻。”
寇水娘似乎听见,似乎没听见,只是沉闷哼了一声。

TOP

之五:箫声若楚釜中豆


黄昏时分,门从外面破**,卓明和霍之语面色紧张
大婚时刻警卫松散,我们才能找来。”霍之语看着面前虚脱的一男一女,不难想象发生了什么,看向誓寻的眼里多了探究。
“你要带着她?”卓明皱眉,“带着你能不能活着离**都不敢确保,更不用说她。”
“你们带她走,我留。”
“听着,誓寻,清陵道长的事,我们回去自有定论,现在不是放弃的时候。”霍之语果断道。
我要去找他!
男子的身影隐入黑暗中,留下面面相觑的二人,寇水娘将发髻抓得更乱,倚**在霍之语身上


明知道是自不量力还要回来,还真是可笑。杜郎,你说是不是?紫衣的少尊主水昭凰挽着玄衣男子的手,笑得猖狂。
男子当下手中的玉箫,淡笑不语。
“杜揽生,我就问你一句,爹娘坟前的话,你可记得!”
玄衣男子眉目一怔,依旧沉默。
“说起来还是小叔呢,杜郎,你不会不忍心下手吧?”水昭凰笑得狡黠,“杜郎,你猜,姜采薇的尸首,我扔到了哪里?”
玄衣男子面色无常,倘若细看,拳内指甲扣入手掌,鲜血如注。
黄昏时刻,恰好逢魔。就算不是真魔,那人也离入魔不远了。
“我二**婚总要请些人所以我把姜采薇的尸首送出去**诱饵,请小叔前来观礼。另外,还想向小叔讨要一份大礼罢了。”
“既是要礼,你要什么,拿去便是。”杜浮生扭过头,那妖女摆出一副媚惑姿态,他最敬爱的兄长怎么会被这样一个人就给迷失了心智。
“杜正在练我姥姥流传下来的一门功夫,饮尽血亲的血液方可大成,饮尽姜采薇肚里那**的血后,杜郎还欠些火候,不知小叔可否略尽绵薄之力。”
浮生眼里的不可置信都望向那男子,勾结妖女,生啖亲子,他眼中的阿兄,究竟变成了什么样的人!
“小叔不愿意,本尊也强求,你同来的尼姑和尚,还有你的小情人儿,一会就会过来,你们一同下黄泉,倒也不寂寞。”

TOP

之六:流离浮步若成风


火光唤醒本该沉睡的夜,空气中弥漫血液的腥甜。火光下那人的面貌模糊,他看不清,但他知道,在他的脑海里,这个样貌出现了无数次。
这是在哪里?
祭台上,那个手持**走向他的,是他从小以来敬爱的兄长。背后妖娆的女子笑得猖狂,“杜郎,等你神功大成,可不许休弃我。”
男人的眼神虽然宠溺,却无半分温度:“我体内的蛊虫随时听候你的召唤,你还是不放心?”
水昭凰用手玩弄垂下来的散发:“虽然是实话,可这实话人家可不爱听。”
男子无奈,一手将她揽在怀里:“你若再不放心,我不练这功夫也行,一切都听你的。”
水昭凰刮了他的鼻头,终于放下心来,一步一步踱到被绑缚的寇水娘面前:“水娘,表姐早就告诉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难道就能把蛊虫取出来不成?不过若是你有了他的孩儿,本尊倒可以放你一马,杜郎就能多一个血亲的血引。杜郎,你看我对你多好。
“呸!你们母女都是没有心跳的冷血怪物,哪有人跟蛇**亲戚的。”
“嘴硬?”水昭凰一掌扇去,附在水娘面前轻柔说道:“不要以为本尊不敢杀你,剁了你的手脚也不是难事,我会叫人仔仔细细地,一节节地,从指节敲到手肘,骨头一节一节粉碎,本尊保证,你的皮肉还是完好的,看不出一点伤口。”
水娘被人从钉柱上取下来,那是一根布满铁钉的柱子,被绑上去的人浑身都会被铁钉刺入,待放下来已经浑身血染。
水昭凰一双宫鞋踩在水娘近乎干枯的指节上,来回碾磨,火光中映出她近乎疯狂的容颜。
卓明闭上双眼,一个劲重复:“南无阿弥陀佛。”自被捕获,他便已知绝了生路,却从未想过念萝坝人行事竟如此狠毒。


“杜郎,怎的,还不动手?”水昭凰转过头来,头上的礼冠琳琅作响,癫狂的容颜下胭脂如血。
浮生紧闭双眼,他感觉到手臂上划了一个小口,浓稠的血很快地流出来。所有的害怕都在这十一年间消耗完,他感受到解脱,是的,解脱,无论是思念寻而不得,还是正邪骨肉难以抉择,他都解脱出来了。
“杜揽生,你要我的血肉,我心甘情愿,但你我兄弟,从此恩断义绝。”
“浮生,出去后,把我和姜采薇葬在一处。”
浮生睁**双眼,他看见惜言诡异而略带苍白的笑容,低头看向自己手臂上连通的那根鲛管,正从惜言的手上抽取血液,将这股温热灌注到他体内。
大惊失色:“杜揽生,你给我停下!”是他从未见过的惶恐,他拼命挣扎,“你不是要练什么邪功吗?你去练啊!我才不要你这身罪孽的邪功,你快点住手!杜揽生,有种你杀了我!”
惜言的身子渐渐软下去,趴在祭台上,正好和浮生的目光平齐:“晚了,浮生。我这十一年的每一个日夜,无一不是在煎熬中度过。我和采薇终究没有活着逃出这囚牢,你一定要记得,带我出去。
“阿兄!”浮生哭得撕心裂肺,这一声痛哭,耗尽了一生的孤苦,仿佛震撼了天地,一口鲜血自内腑喷出。
“杜郎!你竟敢背叛我!你别忘了,蛊虫融在血里,你死了我照样可以**控你弟弟。”水昭凰疯狂扑来,身形却是一顿,“你对我**了什么!”
“你每天都喝的血燕羹,我都加了点东西,昨天的分量更多,你那时太高兴,竟然没有找人试吃。”惜言牵强扯着嘴角笑道,“夺妻杀子之仇,你怎么会蠢到我会喜欢你?采薇死时,我就拿到解药,之所以还同你虚以委蛇,你猜是为什么?”
“你散我功?”水昭凰尖叫,她试着催动自己四肢,竟然无法调动一丝内里。
惜言面色如纸,几乎没有气息:“我这一身罪孽早已无活路,浮生,以后若是遇到落水的女子,千万不要救,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水昭凰癫狂失去了理智:“我哪一点不如姜采薇那个丑八怪,水寒秋那个老虔婆也器重她,你死也要喜欢她,明明我才是念罗坝的少尊主!”
“她是一个人,你是一条蛇。”惜言吐气如冰,这已经耗尽他最大的力气。
十一年前浮生不忍惜别的眼神,姜采薇临去时的坚定不悔,都铭刻在他脑海中。他**了十一年的鬼是为了什么,他想要带着采薇活着出去,他想带着浮生执剑天涯,行侠仗义。可惜,他早已不配。
“等浮生长大了,习得武艺,就和阿兄一起出去打坏人。”
“揽生哥,你一定要活着逃出去,带着我的尸骨回到峨眉。”

TOP

他一直都记得,即使死去,也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躺在地上的躯干轻微耸动,一把**握在她手上。水昭凰发狂扑向惜言的瞬间,一把**猛到何处。
惜言形貌近乎干尸,意识涣散的那一刻,他也没有忘记按下祭台上的机括,铁镣铐终于打**。紧接着,他被一个人紧紧抱在怀里,那个人疯狂地哭喊,他什么都听不清。好像闻到了那个盛夏飘飘扬扬的桂花香,浮生清脆地朗诵:“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又仿佛是采薇那一声羞涩的浅笑,血泊里二人拽紧的双手,互相鼓励说:“无论如何都要活着逃出去。”
一切罪孽,都结束了。


面目全非的两个女人缠斗在一起,寇水娘更狠。她已经失了血,受尽**,已然无畏,动起手来更加肆无忌惮。
祭坛上坐起的男人似乎多了一丝阴沉,尤其是一身婚服的女人,在他眼里已然变成一条毒蛇。仇恨的血液给了他从未体验过的力量,已经散功水昭凰即便是一条拔去了毒牙的蛇,这一脚他用了全力,
他扶起水娘,本就遍体鳞伤的女子近乎衰竭,他听见她嗫喏着:“浮生,我好不好看?”
眼角噙着泪,他哽咽到失语,只能一个劲点头。那丫头笑着抚向他的脸,却在半空中垂下来,安静地闭上双眼。
一个月后,峨眉派、少林寺向武当派和中原武林宣布,清陵真人、誓寻真人二人皆殒没。念萝坝少尊主水昭凰被击杀,念萝坝余众迁逃,尊主水寒秋、掌令苏红袖始终不见踪影。


谁也不曾关注过,金陵城里多了个走街串巷的道士,成天诵着《道德经》里“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这一篇。
有人说,这个道士武艺高强,但从没有人见过他使功夫,只道他成天乐呵呵的,不知道是不是痴傻。听一个童子说,道士有个哥哥一家子都死了,埋在南郊的大报恩寺,道士的媳妇也死了,也埋在南郊的大报恩寺。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擦肩摩踵,偶尔想起他,也只是当**一段有故事的人,却从来没有人深究。**水昭凰的肩胛
水昭凰吃痛,带着水娘摔倒在地,在散落的铁钉**来**去,那条随身佩戴的长鞭早已不知扔

TOP


澳门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dafa888 pt老虎机 澳门百家乐 澳门金沙 太阳城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pt老虎机 太阳城官网 澳门金沙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